-

劉淑妃跪在地上,一臉期盼地看著皇後孃娘,“韓賢妃早就是偏心了愉貴妃,若再如此下去,二皇子必定要跟三皇子為伍,臣妾有心想要拉二皇子回頭,可是卻一直找不到一個主心骨。”

這話的意思就很明顯了。

隻要皇後點點頭,或許二皇子就能助太子一臂之力。

哪怕就算真的不能幫到太大的忙,也總是好過成為敵人。

“劉淑妃的心意本宮明白了,隻是此事本宮還需要多加考慮,時辰不早了,劉淑妃也早些回去吧。”甄昔皇後麵上淡淡的,從始至終都讓人猜不透心裡的想法。

劉淑妃是真的冇想到皇後孃娘能夠如此淡定,咬著牙起了身,明明滿眼的不甘心卻也隻能屈膝告退。

等在門口的百合親自送劉淑妃出了門,纔是又回到了內寢,看著皇後孃娘道,“這劉淑妃倒是個聰明的。”

“如果不聰明,今日也不會出現在本宮身邊了。”

“皇後孃孃的意思是……”

甄昔皇後冷冷地笑著,她八百年平安無事的時候,不見劉淑妃前來看望她,偏巧她出事了,劉淑妃就是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這是真拿她當傻子糊弄呢吧。

“冇想到劉淑妃竟能做出這種事情!”百合的臉都是黑了。

“劉淑妃進宮十幾年,若當真是個膽子大的也不會一直被愉貴妃欺負著,但若說今日的事情她當真不知情本宮也不相信,再往後看看吧。”

甄昔皇後歎了口氣,想要跟在她的身邊就必須得清清白白的,她還能活幾年呢,總是不能提前給鳳鳴和小清遙埋下什麼隱患纔好。

劉淑妃出了鳳儀宮,隻覺得渾身的力氣都是被抽走了,好在身邊的嬤嬤攙扶的及時,纔沒有雙腿發軟的跪在地上。

“娘娘,皇後孃娘如何說?”嬤嬤壓低聲音詢問著。

劉淑妃回頭看了看身後的鳳儀宮,纔是繼續往前走,“難怪張淑妃早早就跟在了皇後孃孃的身邊,現在的皇後孃娘可不是曾經的軟柿子了,也同樣不好糊弄了。”

嬤嬤皺了皺眉,“娘孃的意思是……”

劉淑妃想了想,原本要說就算皇後孃娘不行,她也同韓賢妃一同靠去愉貴妃那邊也未嘗不可,可還冇等她的話說出口呢,就看見幾名宮人臉色發白地走了過來。

劉淑妃看了一眼身邊的嬤嬤,嬤嬤心神領會,將幾個宮人攔下問話,結果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禦前竟是死人了!

“可知道出事的是誰?”

“回嬤嬤的話,是,是禦前的孫公公。”

要說白荼辦事確實是個利索的,不出一個時辰就將孫德福今日在宮門前跟花家老將軍的對話都是給打聽了出來,後又是拉來了當時門口的侍衛作證,這下子也算是人證物證齊全了。

此事若是涉及旁人,白荼也就這樣交差了。

但既是太子妃的事情,白荼就不敢馬虎了,一個小小的太監而已,真的就有那個膽子敢當眾譏諷戰功赫赫的將軍?

白荼跟在皇上身邊這些年,手段和狠勁都是有的,既拿到了證據,直接就是將孫德福按在禦前就扒了褲子,當著一眾禦前人的麵一板子接著一板子的打了下去。

孫德福哪裡受的了這個,冇一會的功夫就是招認了,他是收了英嬤嬤的銀子,本想著討好愉貴妃,才趁機譏諷花家老將軍的,至於宮外那些攔路花家老將軍的人,都是他冇進宮之前結交的狐朋狗友。

白荼見審的差不多了,便拿著口供去給了皇上。

永昌帝冇想到這裡麵還有愉貴妃的手筆,臉色陰沉得厲害,愉貴妃一向得他的寵愛,平日裡做事確實有些冇輕冇重的,他也冇有計較過,可如今這手都是伸到了禦前是什麼意思?

“將今日劫持花耀庭的人,有一個算一個統統給朕抓起來,一個不留!”

“是,奴才遵旨。”

白荼領著皇命,帶著宮裡麵的侍衛,大張旗鼓的去抓人了。

至於孫德福……

誰又是還管他的死活呢。

這下子,皇宮裡就是真的炸開鍋了。

不是說花家不行了嗎?

不是說皇上對花家的疑心還在嗎?

可現在又算是怎麼回事!

劉淑妃聽著宮人的話,臉都是給驚得白了。

皇上對花家的疑心人儘皆知,如今花家得了子嗣,分明就是觸碰了皇上的逆鱗,若說皇上仁慈不計較,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可皇上真的就不計較了。

而且還幫著花家出頭?

這裡麵的功勞,劉淑妃就是再傻也知道跟太子妃有關!

一個年紀小小的丫頭,就有著這種扭轉乾坤的心智和魄力,也難怪原本平平無奇的太子會忽然平步青雲了。

“嬤嬤,咱們走吧。”

“娘娘這是……”

“我記得庫房裡有前幾年孃家送來的人蔘和鹿茸,一會你親自給皇後孃娘送去。”劉淑妃現在已經根本不去想愉貴妃那邊了,她總覺得這個太子妃是個比愉貴妃還要厲害的存在。

相對於劉淑妃這邊的改變主意,還坐在月愉宮裡的潘德妃都是驚呆了。

昨日晚上聽見花家得了子嗣的時候,正是她在皇上的身邊陪著,當是皇上的臉色有多難看,潘德妃哪怕到現在都是記得的,所以今日她才迫不及待的給愉貴妃送訊息。

可結果……

好端端的訊息就變成了當頭一棒!

潘德妃被錘的精神都是有些恍惚了。

愉貴妃臉色難看的要死,連忙讓英嬤嬤出去打探著。

英嬤嬤去的快回來的更快,隻是臉色卻比愉貴妃的還要難看,“娘娘,禦前那邊的人說,孫德福都招了,就連收了月愉宮銀子的事情也一併說了。”

愉貴妃,“……”

真的是人在宮裡坐,鍋從天上來啊!

愉貴妃也是昨天晚上得知花家得子嗣的事情,想著皇上對花家的忌憚,便是悄悄將一直收買的孫德福叫了過來。

她本是想要孫德福找個機會激怒一下花耀庭,讓花耀庭在衝動之下做出些不可挽回的事情,如此皇上對花家隻會下手更狠,哪裡想到自己捅出去的刀子,反倒是戳在了自己的心窩子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