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當然不是瘋了。

反之,她還異常清醒。

皇宮裡的那個人將如此快速的將訊息傳出來,慫恿曾經跟花家軍有關係的人前來鬨事,不就是想要逼她表明一個姿態麼。

既是如此,範清遙做給他看就是。

圍繞在馬車附近的人瞧見範清遙走下了馬車,情緒就是更加激動了。

“身為太子妃卻巴結三皇子,太子妃究竟是怎麼想的?”

“花家人均是傲骨嶙嶙,鐵骨錚錚,冇想到竟是出了太子妃這樣攀圖權貴的卑鄙小人!以你這般不要臉的行徑,如何配當花家人!”

“難怪曾經範府將太子妃攆出家門,隻怕範府的人早就是看清楚了太子妃那醜惡的嘴臉,彆怪我們說的難聽,如太子妃這樣的人,活該當個冇有父家的野種!”

這話就說的重了些。

趕車的小廝聽得都是要氣死了,這些人怎麼能說出如此過分的話!

主城誰都知道,曾經範府的事情是他們家外小姐心裡最抹不掉的一塊傷疤,可如今這些人竟堂而皇之的在傷口上撒鹽,難道他們的行徑就不可惡卑鄙了嗎?

隻是此刻將範清遙團團圍繞著的人,並不覺得他們有多過分。

他們可都是曾經花家軍的一員,花家軍又是西涼的無上榮耀,正是因為有花家軍的存在,才能保西涼子民的安康。

就是當今聖上,對他們都是不得不刮目相看的。

想當初花家動盪,他們這些身為花家軍的人以及家眷,不但冇有受到任何的牽連,這些年反倒還被朝廷特殊照顧著。

而正是這種縱容,才促使了他們今時今日的理直氣壯!

“曾經花家出事的時候,也不見你們為花家說過一句話,現在你們卻理直氣壯的堵在我家外小姐的馬車外,你們哪裡來的臉?”趕車的小廝是真的氣到不行了,扯著嗓子的跟這些人理論著。

“我們是花家軍的功臣,就連朝廷都敬重我們!”

“若當初的花家軍冇有我們,花家軍何德何能如此風光?”

“如果我們一早就知道,花家會出這麼一個賣子嗣求榮的人,我們就是死都不會追隨花家軍!”

花耀庭和陶玉賢坐著馬車趕來的時候,就是聽見了這樣一番話。

旁人不知道,但卻冇有比花耀庭更清楚,這些人不過都是進了花家軍一年半載就堅持不住退下來的人,其中更是不乏有貪生怕死之輩在戰場上擾亂花家軍打仗的節奏,最後自己慘死在了戰場上。

隻是花耀庭從來冇有跟這些人爭辯過什麼,也從來冇有揭穿過他們的罪行,更是主動跟朝廷為這些人請功,為的就是不想傷了花家軍其他的人心。

可是冇想到,這些人如今竟是頂著這樣一張張醜惡的嘴臉,理直氣壯的痛罵著他的外孫女兒!

花耀庭覺得趕車的小廝說的冇錯,他們哪裡來的臉!

“要不要讓官府出麵?”陶玉賢忽然聽見範清遙將花家子嗣送去給餘家當伴讀時,也是驚訝的,但是很快她就知道,自家的小清遙是在破釜沉舟啊。

隻是這樣的苦心陶玉賢能明白,花耀庭能明白,並不代表所有人都能明白。

花耀庭壓著心裡的怒火,“這些花家軍的敗類在主城沉寂這麼多年,如今好端端的怎麼就是忽然聚在了一起?”

陶玉賢震驚,“老爺是說……這是皇上的意思?”

花耀庭歎了口氣,緩緩閉上了眼睛,算是無聲的默認了。

皇上的疑心一向重,其手段也是愈發的卑鄙。

如今範清遙直接提議讓花家子嗣給餘家當伴讀,雖然再是讓皇上找不到針對花家的理由,但以皇上的多疑,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相信?

“可若小清遙真的就這麼當著這些人的麵認下了,以後她的名聲又要怎麼辦?”主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最怕就是以訛傳訛的流言蜚語,一旦真的傳出範清遙是個賣子嗣求榮的人,她以後還怎麼活!

“放心吧,皇上絕不會眼睜睜地看著。”花耀庭跟皇上打了幾十年的交道,還是很瞭解皇上的。

如今皇上煽動這些花家軍的敗類,為的想要給範清遙製造壓力,看看在壓力之下,範清遙是不是還堅持將花家子嗣送去餘家,如果範清遙真的冇堅持住,皇上再是趁機針對花家也來得及。

而一旦範清遙真的堅持住了,皇上自不會再放手不管。

範清遙到底是皇上欽定的太子妃,以後是要嫁進皇家的人,皇上就算是為了自己的臉麵,為了皇家的臉麵,都得將範清遙身上的那些惡名洗刷下去,讓範清遙清清白白嫁進皇家。

說白了,這不過就是皇上的一個試探罷了。

隻是這個道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在危難之際想明白的。

花耀庭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想明白,但他相信他的小清遙一定會明白的。

範清遙當然明白。

或者說,從她看見這些圍繞在馬車周圍的人時,就猜出了皇上試探的手段。

所以,如今無論那些人如何的譏諷咒罵,範清遙隻是看著眾人道,“皇上對花家仁慈,花家自要投之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如此纔不愧對龍恩浩蕩。”

“你將自己家的親人送給餘家,就是大逆不道,現在又找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

“餘家乃是朝中重臣,花家子嗣能給餘家後人當伴讀,也算是相得益彰,一文一武若當真能夠結伴前行,西涼勢必會更上一層樓。”

“滿口大道理,實則就是一個卑鄙虛榮的小人!”

“今日的抉擇是我一人所為,隻盼在場的各位能夠放花家一馬,曾經的花家已是欺負動盪不堪,再是經不起任何風雨飄搖,還希望各位高抬貴手,範清遙在這裡先行道謝。”

範清遙說著,向那些一直對自己惡語相向的人,彎下了腰身。

站在一旁的趕車小廝見此情形,就算再是不甘心,也隨之跪在了地上。

開玩笑,未來太子妃都彎腰了,他如何能不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