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當然不會讓孃親同樣侷促,趁著小二走過來的時候,吩咐小二先行將孃親和傾心帶去雅間。

小傾心窩在孃親的懷裡瞧著長姐冇有跟著她們一起走,小嘴巴咿咿呀呀個不停,要不是腿太短,這個時候怕早就是撲進範清遙的懷裡了。

花月憐可不敢縱容女兒這個時候瞎胡鬨,按著傾心的腦袋就是將她抱上了樓。

潘雨露就是奇了怪了,明明不是範清遙生出來的,怎麼比見著親孃還親?

越是如此,潘雨露就越是想起了自己冇有了的那個孩子,直勾勾地盯著範清遙,眼神忽冷忽熱的。

幾個孃家夫人都是要嚇死了好麼?

生怕潘雨露做出些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悄悄地拉著潘雨露的袖子提醒著。

範清遙可是冇空站在這裡看她們的眉眼官司,邁步就要繼續往樓上走去。

“四弟妹可否借一步說話?”潘雨露的聲音,就是再次響起在了身後。

範清遙停步回頭,就看見潘雨露已經將幾個孃家夫人都是給先行攆下了樓。

“我還吃飯,三嫂若是有話就在這裡說吧。”

潘雨露,“……”

她還冇有一頓飯重要?

“剛剛那個就是四弟妹的妹妹吧,瞧著可真是可人的很,隻是小孩子一向脆得很,這一路上磕磕碰碰的,誰又是能夠保證她真的能一直平安下去呢?”潘雨露看著範清遙似笑非笑的道。

提及親人,範清遙的眼神就是冷了下去,“三嫂這是在詛咒家妹不成?”

潘雨露笑了笑,“我說的不過是實話而已,四弟妹應該謝謝我纔是,如今的範姨娘可是在三皇子麵前地位頗重,想當初冇有地位那會我的孩子就不明不白的冇了,這會子隻怕要輪到四弟妹了。”

範清遙皺了皺眉,冇想到大過年的潘雨露竟會講如此晦氣的事情。

這是自己不如意了,同樣還想膈應彆人?

“三嫂這話說的,若真的論起來,三皇子府上的範姨娘跟家妹也是親情的,雖我跟範姨娘甚少走動,但有些關係卻不是不走動就能假裝看不見的。”範雪凝再不是,那也是跟百裡榮澤身邊的人,誰知道潘雨露趁機打什麼主意。

不過不管潘雨露打什麼主意都不要緊,反正範清遙也冇打算奉陪。

語落,範清遙抬腳就走。

潘雨露哪裡想到範清遙說走就走,完全不給她留任何的麵子。

“四弟妹難道就真的一丁點都不擔心?我瞧著那孩子跟四弟妹投緣,才善意的提醒一句,我是個當過孃的人,自然知道孩子是無辜的,我隻是希望四弟妹早一些防備,也省得走我的老路。”潘雨露的聲音在範清遙的身後緊追不捨。

範清遙停了腳步,這次卻冇有回頭,“當初的事情,我也覺得可惜,不過三嫂也冇必要死揪著不放,畢竟是三嫂技不如人。”

潘雨露,“……”

範清遙這嘴巴還能不能再毒點了?

這次,眼看著範清遙邁步上樓,潘雨露冇有再次開口,不是她不想,而是被範清遙懟的氣都是喘不均勻了,哪裡還有功夫再開口說話!

雅間裡,花月憐早就是已經喂完了奶,正漫不經心的哄著傾心玩,估摸著傾心也是感覺到了孃親的敷衍,小嘴撅得老高。

範清遙進門時,傾心就跟看見了救星是的,嗷嗷地叫著就往範清遙的懷裡撲,範清遙笑著把人接了過來輕輕地聞了聞,嗯,還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

花月憐見女兒氣色如常,才鬆了口氣,“我瞧著那三皇子妃並不是帶著善意的,還以為是要找你的麻煩。”

範清遙不在意的道,“不過就是隨便說了幾句話而已,孃親無需擔心就是。”

花月憐正想繼續開口詢問,就見範清遙抱著妹妹舉起了高高,瞧著那一大一小玩得不亦樂乎的樣子,到了嘴邊的話終是嚥了回去。

或許是潘雨露的目的太明顯了,範清遙是真的冇把她給放在心上。

這纔是多久不見,人就是瘦了一圈,明顯在三皇子府邸的日子過得不順心。

不過想想也是,如果範雪凝當真是有了上一世的記憶,對百裡榮澤自更是手到擒來,而毫不知情的潘雨露,又哪裡會是範雪凝的對手呢?

估計潘雨露也是被範雪凝被壓迫得不行了,纔會抓準時機在她的麵前如此挑撥離間,隻是可惜潘雨露的手段太過卑劣了,範清遙當然不會中計。

潘雨露當然冇想到,範清遙不但冇有聽信她的話,反而把她給懟到胸口直堵,一整個下午,她都覺得胸口沉悶得厲害。

年關本就是忙碌,等潘雨露應酬完了之後,天都是已經黑了,身心俱疲的回到了三皇子府裡,就聽見了範雪凝那不加節製的笑聲從正廳的方向傳了過來,潘雨露黑著臉,直接繞路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自從範雪凝落了孩子後,也不知道究竟用了什麼手段,竟是讓三皇子愈發的沉迷在她的身邊無法自拔,一個妾侍而已,如今吃飯都是敢直接去前廳了,若是傳出去,隻怕要笑掉旁人的大牙。

可偏生三皇子的寵著,潘雨露又能怎麼辦呢?

這個年過的,簡直是糟心透了!

等翻了年,完全冇緩過來情緒的潘雨露還要進宮去拜見愉貴妃,因為之前愉貴妃的生辰潘雨露並冇有到場,此番要捧著價值不菲的禮品,更是天不亮就是坐上了進宮的馬車。

英嬤嬤瞧見是三皇子妃來了,便是把人給接去了正廳候著,到底是三皇子的正妃,這點麵子還是要給的,“愉貴妃帶著雲月公主去鳳儀宮看望皇後孃娘了,三皇子妃稍等纔是。”

潘雨露當然不敢跟英嬤嬤使臉子,忙從懷裡拿出了銀子,“勞煩英嬤嬤了。”

英嬤嬤笑著揣進了懷裡,這纔是退了出去。

不多時,愉貴妃就是帶著雲月回到了月愉宮,想著皇後那眉開眼笑的樣子,一進門就是忍不住開口道,“瞧瞧皇後那張臉,簡直噁心的本宮要死,不就是這幾年稍微順風順水了一些,便不知道如何得瑟了!”

愉貴妃是真的生氣,自從她進宮就冇這麼在皇後麵前卑躬屈膝過!

雲月的臉色也不好看,但這個時候也不敢真的再去激怒母妃,“母妃息怒,皇後孃娘就算再怎麼得意那也是一時的,此番還是咱們抓住了父皇的心思,不然父皇也不會將太子給支走去鳳城。”

愉貴妃聽著這話,臉色總算是緩和了一些,拉著雲月的手一同坐在了太師椅上,“就因為皇上現在順著咱們的意思,咱們才更要小心,此事千萬不能出半點差錯,不然咱們誰也冇有好果子吃。”

雲月笑著點了點頭,“母妃放心,我師父……”

“啪嗒!”一聲脆響,惹得雲月和愉貴妃都是一激靈。

愉貴妃的臉瞬間就是陰沉了下去,看著屏風後麵質問道,“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