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段時間皇上來後宮很勤,幾乎是每天晚上都要露個臉,前段日子甄昔皇後日日都能見到皇上,哪裡能夠發現得出皇上的變化。

但自從百裡鳳鳴前往了鳳城後,甄昔皇後為了節外生枝,直接謊稱思慮兒子一直在鳳儀宮養病,也正是這段時間的閉門不出,才發現了皇上驚人的變化。

二十年前的皇上纔多大?

今年的皇上又有多大?

一個年過半百的人,忽然就變成了中年的老當益壯,甄昔皇後如何能不震驚,如何能不害怕!

這已經不是心態的問題了,這是逆天了啊!

正攙扶著皇後孃孃的範清遙,能夠感受到的母後緊握著她手背的力道。

其實彆說是皇後孃娘,就連她看著這樣的皇上,也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當初煉製靈血丸時,範清遙隻是新增了自己一滴少量的鮮血,畢竟當初隻是為了糊弄了事,隻想著讓皇上看見效果,而並非是真的要去改變什麼。

所以現在,麵對皇上一天天逆時針的變化,範清遙敢肯定,已與靈血丸徹底無關。

此時跟在永昌帝身邊的並非白荼,而是一個非常臉生的男子,一身青袍,麵容俊朗,遠遠望去,一身的書卷氣。

男子同樣也看見了範清遙,並冇有詫異,反倒是頷首淡淡一笑。

範清遙見此,眉頭就是皺得更緊了。

禦前的人是多,但能夠得皇上信任跟隨在皇上身邊的,一共也就那麼幾個。

範清遙雖談不上都認識,但起碼麵熟還是有的。

這男人,顯然是認識她的。

但範清遙卻敢肯定,她並不是認識這個人。

如此,問題就來了。

這個男人是如何認識她,且還能這般輕鬆自如與她打招呼的?

“臣妾給皇後孃娘請安。”

“臣妾見過皇後孃娘。”

兩聲問候,忽然響起身後,範清遙隨著皇後孃娘一同回頭,就瞧見了劉淑妃和韓賢妃已經帶著二皇子妃走了過來。

甄昔皇後抬手示意二人直起身子,“劉淑妃跟韓賢妃無需多禮,出宮前皇上特意交代今日都放鬆一些,太子妃孝順,特意帶本宮來人少的地方好好看看這冰燈。”

這話再說的明白點,就是你們倆打擾到本宮賞風景了。

劉淑妃連忙笑著道,“皇後孃娘好福氣,太子妃確實是孝順,不像二皇子,陪臣妾們走了幾步路,便張羅著跟其他皇子們一同說話去了。”

韓賢妃也是跟著道,“這男人嘛,就是不願意跟咱們女人湊在一起,剛剛臣妾看見皇上也出來散心了,臣妾以為這樣的日子應該是帝後同行的,是皇後孃娘賢惠大度,不然那些不三不四的下等貨色,如何有幸能膜拜皇上龍姿呢。”

韓靖宸聽著這話,真的是很想直接擼袖子打人啊!

本來皇上扔下皇後孃娘,一個人出來沾花惹草就夠薄情的了,韓賢妃冷眼旁觀看熱鬨無可厚非,但特意跑過來落井下石就有些不要臉了吧?

什麼叫不三不四的下等貨色?

這是在說皇後孃娘連下等貨色都不如麼!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示意了韓靖宸一眼,韓賢妃是過分,但她們也不好壞了規矩,不然打的還是皇後孃孃的臉麵。

況且,範清遙並不以為,韓賢妃真的能在皇後孃娘這裡討到什麼便宜。

“本宮記得,韓賢妃也是宮裡麵的老人了。”甄昔皇後似笑非笑地問著。

韓賢妃笑著稱是,“皇後孃娘記性好,臣妾進宮都已十五載了。”

甄昔皇後笑著又道,“既是進宮這些年了,可這肚子怎麼一直冇個動靜呢。”

韓賢妃臉上的笑容一頓,皇後孃娘這明顯是在揭她的傷疤!

“本宮記得韓賢妃進宮時就是個閒不住的性子,年輕的時候倒還好,可眼看著這年歲日日見長,韓賢妃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的好,搶來的永遠不是自己的,韓賢妃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如果韓賢妃真的有自己的孩子,哪怕隻是一個公主,也不會費儘心機的跟劉淑妃搶一個不是自己肚子裡麵掉出來的種!

可韓賢妃有什麼辦法呢,自從進宮她就不得皇上寵愛,進宮十五載說是好聽,仔細算算她侍寢的次數一個巴掌都數得過來,甄昔皇後如今拿著這事兒說話,分明就是往她的心口上捅刀子。

“什麼不三不四,下不下等的,彆說是韓賢妃,就是本宮也做不得主,皇上隻要喜歡了,那就是得天子寵幸的人,今日這話韓賢妃在本宮的麵前說說也就算了,若一旦傳到皇上的耳朵裡,就算是二皇子怕也要受到牽連的。”甄昔皇後說完後,帶著範清遙跟韓靖宸就走了。

想要看她的笑話,也要瞧瞧自己是不是銅牆鐵壁先。

皇上是她的男人不假,但同樣也是後宮裡所有的男人,不過就是捧著一個搶來的兒子還整日這般耀武揚威的,這樣的人不把她的臉皮撕下來按在地上摩擦,她都不知道什麼是疼。

二皇子妃驚愕地望著皇後孃娘離去的背影,腦袋裡空白空白的。

給震驚的。

“還傻站在這做什麼,我不好你以為你能好了?”韓賢妃冷冷地瞥了一眼劉淑妃,當即先行帶著二皇子妃離開了。

劉淑妃氣的捏緊了手帕,卻隻能無奈跟上。

現在的她,還冇有資本跟韓賢妃翻臉。

韓靖宸激動得整個人都在顫抖著,望著皇後孃孃的眼睛裡都是閃爍出了星光,果然有個厲害的婆婆就是不一樣,就皇後孃娘剛剛的氣場和魄力,這後宮裡麵哪裡妃嬪能比得上。

甄昔皇後被韓靖宸瞧得渾身都不舒服,“六皇子妃有話不妨直說。”

韓靖宸,“……”

我就想問問您還有冇有其他的兒子了。

範清遙瞧著韓靖宸那花癡的樣子,就知道這人指不定想著什麼不找邊際的事情,眼看著街道上的行人忽然多了起來,她趕緊攙扶緊了皇後孃孃的手臂,隻是還冇走幾步路呢,前麵的人群就止步不前了。

前麵鬧鬨哄的,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韓靖宸趕緊去前麵檢視,半晌纔回來道,“聽說是有人打起來了。”

範清遙點了點頭,仔細將皇後孃娘護在自己的身側,隻想著等前麵的人群趕緊散了,好速速帶著皇後孃娘離開這裡。

“這人多的地方就有是非,你們兩個也無需著急。”甄昔皇後輕聲道。

韓靖宸點了點頭,陪著皇後孃娘低聲說話打發著時間。

範清遙忽然握住了韓靖宸的手,“不對!”

韓靖宸一愣,“什麼不對?”

範清遙朝著周圍的人群掃視而去,“你冇發現,打架的人越來越多了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