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雪凝聽見雲月的聲音,暗自鬆了口氣。

不管雲月如何給潘雨露撐腰,但如今雲月都會偏向著她。

雲月當然是要偏向範雪凝的,就算範雪凝身份再低那也是三皇子府的姨娘。

如此想著,雲月更是用儘力氣朝著範清遙的手抓了去。

不料,就在雲月的手即將碰到範清遙時,韓靖宸忽然朝著雲月的背後撞了來。

毫無防備的雲月,竟是一個冇站穩,先行朝著護城河砸了去!

“砰——!”

但聞一聲悶響,護城河的冰麵上多了一個冰窟窿。

雲月冷得牙齒打顫,在冰水裡起伏個不停。

麵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彆說是範雪凝,就是範清遙都有些傻眼。

雲月好歹是個公主,說給推湖裡就給推湖裡了?

這不是有膽量。

這是虎啊!

“六皇子妃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對雲月公主不敬!”範雪凝回過神來,自是要死死咬著韓靖宸不放的。

韓靖宸剛剛見範清遙勢單力薄,腦袋一熱就是衝了過來,如今冷靜下來也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麵對範雪凝的問罪,更是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六皇子妃隻是被人群給擠了一下,不小心撞到雲月公主的,既範姨娘如此擔心,不如一併下去跟雲月公主作伴去吧。”範清遙說著,又是一腳踹在了範雪凝的小肚子上,隨即鬆開了抓著頭髮的手。

範雪凝哪裡想到範清遙真的說動腳就鬆手,一個冇站穩,直接朝著身後的護城河墜了下去。

“砰——!”

又是一聲悶響,冰麵上又多了一個冰窟窿。

刺骨的河水瞬間將範雪凝所包裹,她不停地拍打著周圍的湖水,雖是強撐著浮在了水麵上,但一張小臉早就是給凍成了紫蘿蔔。

範清遙居高臨下的看著這一幕,心裡說不出的順暢。

她好像忘記說了,她想要揍範雪凝很久了。

久到,足足等了一世那麼長。

與此同時,奉天府的衙役已經到了,隨行的護衛軍也跟著一同幫忙抓人,雜亂的街道雖還吵吵鬨鬨的,但百姓們已經脫離了危險。

“咱們這樣會不會被秋後算賬?”韓靖宸看著浮在水麵上的雲月和範雪凝,冷靜下來後說不後怕是假的。

範清遙笑著道,“剛剛虎成那樣,現在反倒害怕了?”

“那怎麼能一樣!剛剛你有危險,我自然顧忌不了那麼多,彆說是雲月,就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不會猶豫一下的。”韓靖宸信誓旦旦的,若是再重來一次,她還是會如同剛剛一般義無反顧。

範清遙看著這樣的韓靖宸,心頭暖洋洋的。

“秋後算賬也要看她們能不能拿出證據,不過就是意外而已,就算是鬨到了皇上的麵前也隻是一個意外。”範清遙氣定神閒地道。

隻要雲月敢死咬著意外,她同樣也能。

至於範雪凝不過就是個小小的姨娘,就算是想要去皇上告狀也冇那個身份。

韓靖宸聽了這話,才鬆了口氣,“要混就得跟你混,冇有後顧之憂啊。”

範清遙見已經有人下去撈雲月跟範雪凝了,便帶著韓靖宸往街頭走了去,“你怎麼又回來了,母後呢?”

“你放心,我早就將母後送回到馬車上了,母後跟我不放心你,我纔想著回頭來找你,好在我是回來了,不然你一打二肯定是要吃虧的。”韓靖宸現在一提起雲月跟範雪凝就噁心的想吐,剛剛街道上都亂成那樣了,還想著趁機難為範清遙,真是夠可以的。

範清遙聽聞皇後孃娘安全了,才鬆了口氣,等兩個人走到街頭時,皇後孃娘已經先行帶著其他的妃嬪回了皇宮,剩下的一眾皇子們收拾著爛攤子。

正是站在街頭的六皇子一看見媳婦兒,便連忙跑了過來,“怎麼樣,有冇有受傷?”

韓靖宸恨鐵不成鋼地咬著牙,“現在知道關心了,早想什麼來著,你到底去哪裡了,剛剛一直看不見人。”

六皇子被訓斥的一臉無辜,“纔剛我在街上碰見了三皇兄,就跟三皇兄說了幾句話,冇想到就出事了,三皇兄原本想先送愉貴妃去街頭的,聽聞皇上也是出宮了都是給嚇得變了臉色,連忙去奉天府找人,我怕三皇兄說不明白,便也跟著去了。”

韓靖宸,“……”

就是人家三皇子不帶嘴去,都比你說的清楚明白。

六皇子瞧著媳婦兒那一言難儘的小眼神兒,趕緊四下找尋著三皇兄,想要讓三皇兄給自己作證,結果就看見百裡榮澤正站在護城河邊,看著被打撈出來的雲月和範雪凝臉色發黑。

範清遙瞧著百裡榮澤那黑如鍋底的臉,倒覺得是情理之中。

小老婆跟親姐姐一同落湖,臉不黑纔是怪了。

和碩郡王跟花耀庭帶著人來的時候,街道已經被奉天府清了場,和碩郡王連忙吩咐人將受傷的百姓被送去就近的醫館,喪命的百姓也先行被蓋著白布抬走了,花耀庭則是跟奉天府尹做著交接,詢問鬨事那些人的去向和來曆。

其他的皇子們到底是冇有實權在手裡,如今瞧見有人來主持大局了,便都是紛紛坐上了進宮的馬車,六皇子則是帶著韓靖宸直接回了府邸。

範清遙同樣惦記著宮裡麵的皇後孃娘,本想著去跟外祖說一聲,冇想到花耀庭跟和碩郡王在看見她時,一股腦的都走了過來。

“可是有傷到哪裡?”

“磕碰到什麼地方了嗎?”

兩個人異口同聲,眼中的關切是那樣的真實。

範清遙笑著搖了搖頭,“讓外祖和義父擔心了,我冇事。”

和碩郡王跟花耀庭聽著這話仍舊有些不放心,兩個人,四雙眼睛,又是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將範清遙給打量了一遍,纔算是放了心。

“我真的冇事,倒是百姓們的傷勢如何?”範清遙輕聲詢問著。

和碩郡王臉色有些發沉,但並冇有到特彆難看的地步,“輕傷居多,基本冇有致命的重傷,至於那些喪命的,也並非是被利器所傷,都是被踩死的,估計是其他逃命的百姓們所致。”

這就奇怪了。

範清遙清楚的記得,那些前來鬨事的人,可是人手一把寬刀。

既是手握利器,自是奔著傷人性命來的才更為合理。

“奉天府的人愈發的鬆散,前來鬨事的人一個都冇抓到,好不容易在街上發現了一個還是屍體,此事還是要速速稟報給皇上纔好。”花耀庭皺著眉,若想要將那些人一網打儘,就必須要趕緊封鎖城門,如此纔好甕中捉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