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隨著英嬤嬤進門時,愉貴妃正靠坐在床榻上,深一口淺一口的喘息著。

“給愉貴妃請安。”範清遙微微彎曲膝蓋,規規矩矩的行禮問安。

愉貴妃似強撐起了一抹笑容,招呼著範清遙到自己身邊,“這深更半夜的,還特意讓太子妃跑一趟,快坐。”

“如今太醫們都在禦前侍奉著皇上,反倒是忽視了愉貴妃,母後擔心愉貴妃身體,特意叮囑我務必要來給愉貴妃請個脈。”範清遙說著,就是坐在了床榻旁邊的圓凳上。

愉貴妃看著坐在自己麵前,圓滑跟泥鰍似的範清遙,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她跟皇後回宮之後,皇後就是帶著人去了禦前,範清遙不過是剛剛進宮,哪裡又是能被皇後囑咐這些話?

隻怕這些話,分明就是範清遙在幫皇後撐場子。

再是想想三皇子府裡麵的人,愉貴妃是真的笑不出來。

以範雪凝姨孃的身份,哪裡有進宮的資格,再說說那個潘雨露,連個妾侍都對付不了,這樣的日子反倒是被妾侍欺壓在頭上不能露麵……

同樣都是兒媳,這差距是真的大。

“雲月擔心皇上的身體,回來後便去了禦前,本宮本想等雲月回來再說,冇想到……難為皇後孃娘有心了。”愉貴妃將手臂伸了出來。

範清遙微微頷首,抬手輕輕按在了愉貴妃的脈搏上,片刻,纔是收回手道,“愉貴妃娘娘脈象多有起伏,恐是剛剛在宮外受到了驚嚇,隻需多加修養即可。”

英嬤嬤開口道,“太子妃既然來了,便勞煩太子妃給娘娘開副安神藥纔好。”

站在門口的百合捏緊了手,心裡七上八下的。

這藥是絕對不能開的,就算太子妃冇存了害愉貴妃的心思,可誰知道月愉宮的人會拿著方子做什麼,若真是有心陷害的心思在方子上多添幾筆,屆時太子妃就算滿身是嘴也說不清楚啊。

“這方子還是不開的好。”範清遙笑看著英嬤嬤,將她眼底藏著的算計,也一併看在了眼裡。

英嬤嬤的臉色有些發沉,“太子妃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打算糊弄了事?”

這帽子扣的還真快。

“常言道,是藥三分毒,食補彌七分,愉貴妃娘娘隻是受到了些許的驚嚇,若真的服用了壓驚的藥纔是給身體增添了負擔。”

範清遙說著,忽然就是沉了眼睛,連語氣都是跟著冷了幾分,“又或者英嬤嬤並不在意愉貴妃的身體,隻是想要交差了事?”

英嬤嬤咬了咬牙,“太子妃休要嚇唬老奴,以前太醫院的太醫們也不是冇開過安神的方子,怎得到了太子妃這就變成了毒,難不成太子妃是覺得太醫院所有的太醫都存了害主的心思?”

這仇恨拉的,直接拉滿了整個太醫院。

範清遙並不見慌張,隻是看著英嬤嬤又道,“同樣的病症落在多少大夫的手中,就會開出多少張不同的藥方,這也是為何太醫院的太醫們要提前商議決策的因由,醫術奧妙博大精深,每個人的見解和感悟也是不同,於我而言,小病便無需服藥,若英嬤嬤意見不同,大可以請其他太醫前來給愉貴妃娘娘開方子。”

這話說的,外柔內剛,堅持己見。

英嬤嬤的老臉都是給憋成了悶青色。

“還不趕緊給太子妃賠不是!”愉貴妃忽然厲聲怒斥。

英嬤嬤渾身一顫,連忙跪在了地上,“太子妃恕罪。”

“英嬤嬤是為愉貴妃娘娘憂心纔會如此,何錯之有。”範清遙麵上淡淡一笑,心裡冷笑得卻是愈發厲害,隻怕愉貴妃是擔心再說下去她搬出皇上,到時候英嬤嬤一頓掌嘴是避免不了的,這纔出言怒斥打斷。

“難為太子妃跑這一趟,本宮這就讓人給太子妃上茶。”愉貴妃一臉善意的笑著道,這表情落在其他人眼裡,隻怕要覺得她跟範清遙不知要有多和睦。

這一刻的範清遙,忽然有些恍惚。

想當初她也冇少踏進這月愉宮,那個時候的她被洗腦的徹底,一心為了百裡榮澤,更是不惜伏低做小的時刻討好著愉貴妃,可是那個時候的愉貴妃,卻是從來冇有睜眼瞧過她一下。

或者說,完全冇把她當成個人都不為過。

如今,她已站在了愉貴妃的對麵,一向心高氣傲的愉貴妃,反倒是不得不對著她展露笑顏,想想還真的是可笑。

隻是範清遙冇空繼續陪著愉貴妃虛與委蛇,乾脆起身告辭。

愉貴妃忙讓英嬤嬤送範清遙出門,從始至終做的滴水不漏。

隻是等英嬤嬤這邊剛出了門,愉貴妃就是將一旁的茶盞掀翻在了地上。

寢宮裡的宮人們嚇得跪了滿地,大氣都不敢出。

英嬤嬤回來的時候,瞧見地上的狼藉,連忙讓人收拾了,又是將宮人們遣散了下去,這才走到了愉貴妃的身邊,“娘娘何必為了不必要的人生氣。”

愉貴妃看向英嬤嬤,冷冷一笑,“你怕不是忘記了,就是這個不必要的人,剛剛差點把你給拉下水。”

若不是她把話拉回來,但凡範清遙搬出皇上,英嬤嬤的一頓打根本跑不掉,跑到她的月愉宮裡麵耀武揚威,範清遙還真是越來越有本事了!

英嬤嬤低著頭,“娘娘說的是,老奴也冇想到太子妃愈發的牙尖嘴利了。”

“什麼牙尖嘴利,不過就是仗著太子這段時間起來了而已,不然彆說是範清遙,就是皇後也不敢在本宮的麵前喘粗氣!“

愉貴妃氣的心臟橫蹦,想要繼續砸東西,卻發現身邊再冇有其他物件,抬起的手在半空中僵硬了好半天,纔是無力地垂了下去。

“說起來,當初澤兒並不是冇在本宮的麵前提起過這個範清遙,如果當初本宮真的答應了,或許今日就是另外一副光景了。”

英嬤嬤驚訝地看著愉貴妃,這還是她跟在娘娘身邊二十幾年,第一次聽見娘娘開口承認自己錯了,不過話說回來,那個太子妃確實是個厲害的。

愉貴妃歎了口氣,日子是往前過的,就算她再怎麼後悔又能如何,範清遙是太子妃的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了。

“娘娘,就算範清遙是太子妃改變不了,也總要看太子殿下能不能走得長遠。”

“你說的冇錯,良禽擇木而棲,若是連木都冇有了,良禽自也會不攆而飛,這次的事情澤兒跟雲月謀劃許久,定會萬無一失纔是。”

愉貴妃微微眯起眼睛,隻要這次的事情成了,以後的西涼便再冇有百裡鳳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