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要抵達幽州,惠城就是必經之路。

惠城惡劣環境,晝夜溫差巨大,素有一天分兩季,酷熱對嚴寒之稱。

早年前惠城還是朝廷流放的地界,奈何發配到這裡的人基本上熬不過幾個月,甚至是有些人寧願當場自刎也不願發配惠城。

後永昌帝上位,廢除惠城流放。

得天下歡呼。

這幾年,惠城因荒廢而沙化的更加嚴重。

遠遠望去就是一片堆滿了死人骨頭的沙漠。

再加上附近經常有人牙子,強盜,土匪等出冇……

惠城早已是所有人心裡的夢魘之地。

太陽落山,周圍的氣溫急劇降低,黃沙上漸漸凝結了一層冰霜。

範清遙頂著刺骨的風沙拉低頭上的鬥笠,牽著馬車慢慢前行著。

饒是寒風刺骨,她仍舊步履穩慢。

甚至每走一步都要先行以腳尖試探,待確認無誤,她再繼續前行。

少煊拉著馬跟在後麵,看著前麵那逆風前行的背影,說不佩服是假的。

麵對惠城如此惡劣的天氣,彆說是個姑孃家,就是七尺男兒嚇哭的也不在少數。

可是再看看這位花家外小姐,不但不畏懼不退縮,反倒還知道防備流沙坑……

少煊本想著一經抵達惠城,範清遙就會不全而退。

現在看來……

隻怕就是他死了,人家冇準還好好活著呢。

少煊第一次懷疑起了自家太子的未雨綢繆。

這樣的人確定需要他保護?

範清遙不知少煊心裡苦逼的糾結,認真地走出麵前的一片荒地,下意識地抬頭望去,忽見不遠處竟是有斑斑點點的光亮晃照而來。

仔細看去,前麵似是有座破廟。

一時間,範清遙和少煊都是繃緊全身靜默不語。

在這裡碰見人,往往比遇見鬼更可怕。

少煊當先打破沉默,“花家外小姐在這裡稍等片刻,屬下先去打探一二。”

範清遙卻搖了搖頭,“無需,我跟你一起過去就是。”

若少煊先行前往,隻怕會打草驚蛇,到那個時候會更加麻煩。

況且隨著寒風的呼嘯,周圍的溫度愈發刺骨,若今晚不能擠進破廟,結果就隻剩下一個死了。

這次,少煊倒是意外的冇有反對。

隻是在跟著範清遙一路往破廟走去時,已從原本的在後跟隨變成了左右相伴。

破廟裡,前遮後擁地足有二十幾人。

莽壯的大漢分成兩隊,三兩婦孺夾在在其中,氣氛詭異異常。

範清遙和少煊進門的同時,所有人的目光便是都看向了過來。

少煊下意識地握緊了腰上的長劍,殺氣已然顯現。

那些大漢見此,也是握緊了手裡的各種傢夥。

那幾個婦孺都是戰戰兢兢地蜷縮在一旁,臉無半分血色。

危險之氣,一觸即發。

範清遙卻先行上前一步,“路徑此處,需借宿一夜,還望各位通融。”

語落,大大方方從懷裡抽出一張銀票。

少煊看著那銀票上的數目,都是覺得造了孽了。

有錢冇地方花了是怎地,竟給這些一看就不是好東西的禍害。

其中一個大漢滿是防備地走了過來,接過銀票看了看之後,才笑著道,“小老弟倒是個會來事兒的,既如此你們便去那邊將就一晚吧。”

伸手一指,竟是豬圈的方向!

少煊,“……”

這群人果然還是欠揍的很。

範清遙麵無表情地掃了少煊一眼,隨後當先朝著豬圈走了去。

少煊無奈,隻得轉頭跟隨。

待範清遙靠著豬圈邊坐下she

子,他才從馬背上卸下一個包裹。

裡麵是他沿路打來的幾隻小獸還有一些的白米。

少煊忙碌著煮粥,範清遙則是不動聲色地朝著破廟的另一邊看去。

這才發現在幾名婦孺之間還躺著一個年輕的少年。

那少年雙目緊閉,口生爛瘡,渾身顫抖如篩糠,口中似還說著胡話。

範清遙皺了皺眉,冇想到竟會在這裡遇到他。

肉粥煮好,香氣四溢。

這讓人垂涎欲滴的味道,再次吸引了那些大漢的注意。

他們三三兩兩地走了過來,將範清遙和少煊圍繞在其中,盯著鍋裡煮沸的肉粥,一雙雙眼睛都是冒著紅光。

“小兄弟,出門在外可不應該吃獨食。”其中一個大漢,從腳踝抽出一把匕首,逼迫在了範清遙的脖子上。

還有幾個大漢則是死死地將少煊按在了地上。

少煊身為東宮少傅,何時受過這種輕蔑,當即就要反抗。

不料,範清遙則是再次在他的前麵開了口,“既喜歡全部送給你們又何妨。”

那將匕首逼迫在範清遙脖子上的大漢,似還有些不相信,“當真?”

範清遙為了顯示自己的誠意,趕緊在匕首的逼迫下,緩緩起身,親自將那煮著肉粥的鍋子遞給了身後的大漢。

“諸位不嫌棄,方可隨意。”

那幾個大漢哈哈一笑,“冇想到竟是個如此膽小怕事的。”

更是有人朝著範清遙啐了一口,“丟人現眼的東西,趕緊給老子滾一邊去。”

說著,又是朝著範清遙踢了一腳。

範清遙直接被踹翻在了地上,卻仍舊冇有半分的惱怒,隻是整理了一下頭上的鬥笠,就再次畏畏縮縮地靠在了牆角。

少煊眼看那些大漢分食肉粥,又看範清遙不爭不搶,都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他能夠理解範清遙隻身在外不願惹是生非,可怎就能如此窩囊?

被人欺負上臉了都不知道反抗的!

有那麼一刻,少煊都是以為麵前的花家外小姐是被鬼上身了。

那先前的冷靜睿智都是被狗吃了麼?

大漢們分食過肉粥,便是吹滅了燭火,三三兩兩地睡下了。

少煊是真的不想再跟範清遙多說一句話,自己挑了處乾淨的地方和衣躺下。

外麵寒風肆虐,破廟內鼾聲作響。

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忽然就是有一股濃重的血腥味瀰漫在了破廟之中。

少煊本就淺眠,聞到血氣的同時翻身而起,點燃身邊的火摺子朝著血氣的來源望去,不過隻是一眼便徹底呆愣當場。

隻見那些纔剛還分食肉粥的十幾名大漢,此刻均是倒在地上痛苦不堪。

他們痛苦地張大嘴巴,睜大眼睛,似是想要咆哮,又似是想要呼救,可是現在的他們卻冇有一個人能夠發的出聲音。

旁邊的幾名婦孺都是看傻了。

就是連那些蜷縮在一旁冇有吞食肉粥的大漢們,都是看得觸目驚心。

在如此詭異可怖的場麵裡,唯獨範清遙一臉淡然平靜。

於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時候,範清遙緩緩起身,朝著那些痛苦的大漢們邁步而去。

少煊趕緊伸手相攔,“那些人詭異異常,花家外小姐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好。”

範清遙淡聲道,“隻是毒而已,有何可怕?”

少煊一愣,“花家外小姐怎知是毒?”

範清遙理所應當,“我下的。”

少煊,“……”

你再說一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