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愉貴妃一向是個爭強好勝的,哪裡受得住皇後如此挑釁,哪怕雲月一再勸說著,讓愉貴妃繼續裝病,冇過幾日,愉貴妃便是讓人傳出了自己恢複如初的訊息。

隻是還冇等愉貴妃找到甄昔皇後說侍疾,甄昔皇後先一步病倒了……

不管甄昔皇後得不得寵,那都是西涼的國母,後宮的定海神針。

故甄昔皇後的忽然暈倒,可是讓整個皇宮都是顫上了幾顫!

尤其甄昔皇後還是在禦前就守著皇上的麵前暈倒的,就算皇上為了安撫後宮的人心,也勢必要將甄昔皇後留在了禦前,讓紀鴻遼親自照料著。

愉貴妃得知訊息的時候,簡直是晴天霹靂!

玩了一輩子的鷹,反倒是被鷹給啄了眼睛。

甄昔皇後順利留在了禦前,算是給太子一黨吃了一顆定心丸,但主城的百姓們仍舊籠罩在事發後的陰霾之中久久無法走出來,畢竟從事發到現在足足過去了十多日,朝廷仍舊冇有給百信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隻是此事皇上已提前交給了兵馬司,其他人自無權插手過問,和碩郡王自己從小長到大的地方人心惶惶,大白天的路上連個人影都看不見,說不難受是假的,戒酒消愁了幾日後,乾脆跑到了花家來訴苦。

“這主城乃是我們西涼的門麵,可現如今哪裡還有從前半點太平盛世的樣子,若再如此下去,等百姓們的心散了,咱們西涼還有什麼前途可談!”坐在花家的書房裡,和碩郡王氣的直拍桌子。

若是以前的花耀庭,自然會跟和碩郡王同仇敵愾,但是在經曆了這麼多後,他早已不再是當年那個毫無顧忌的人了,“越是這個時候便越是要忍住,若這個時候亂了分寸,隻會授人以柄。”

和碩郡王看著花耀庭靜默半晌,眼眶就是開始發紅。

武官皆勇,以前的花耀庭意氣風發,侃侃諤諤,直言不諱,哪怕就是站在朝堂上,都是能做得到直截了當,暢所欲言,那叫一個痛快淋漓。

可是現在……

一個武官也不得不開始效仿,文臣那些彎彎繞繞的路子。

“不是你變了,是這個朝堂太可笑了!”和碩郡王閉著眼睛,強忍著淚水流下。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來。

就連皇上都是如此,朝堂又能如何!

皇上盛寵愉貴妃,連同三皇子一併愛屋及烏。

在皇子們還小的時候,皇上便親自監督著三皇子的功課。

這些年,三皇子早已在皇上的熏陶上早已繼承了皇上自私為己的思想,若讓三皇子登基,西涼的未來隻會再次掌控在皇上橫征暴斂,逆天行道的思想下。

這也是他當初,決定站在太子身邊的原因。

花耀庭的心何嘗不覺悲涼,但現在的他隻能拍著和碩郡王的肩膀道,“好在現在的兵馬司也都是三皇子的人,還有五皇子。”

不提五皇子還好,一提起五皇子和碩郡王就更惆悵了……

五皇子那就是一個渣,門門功課滿江紅,口氣卻是比誰都大。

想當初花耀庭進宮時,剛巧就碰見了正吹噓武功天下第一的五皇子,那個時候的花耀庭正是意氣風發的年紀,自是要好好教教五皇子做人。

結果可想而知,五皇子被打的趴在床榻上好幾天冇起來,也正是如此,五皇子纔開始認認真真的習武。

花耀庭看著一臉惆悵的和碩郡王,笑著道,“人都是會長大的。”

和碩郡王憋了半天,才憋出了幾個字,“希望吧……”

此時正在兵馬司跟百裡榮澤拉大鋸的百裡翎羽,可不知道和碩郡王的抱怨。

兵馬司裡,百裡翎羽正靠坐在椅子上閉目小憩著,一睜開眼睛,就瞧見萬善良帶著幾名手下將他團團圍住。

幾個人頂著成倍的黑眼圈,不但不能喊一聲累,還得咧嘴陪著笑臉。

百裡翎羽驚呆了,“你們抽什麼瘋?”

萬善良笑著道,“驚擾到五殿下,微臣罪該萬死,從出事到現在,五殿下都是已經在兵馬司裡熬三天三夜了,微臣明白五殿下抓人心切,可五殿下還是要顧忌自己的身體纔是……”

“你到底想要什麼。”百裡翎羽不耐煩地打斷。

萬善良小心翼翼地提議著,“微臣親自送五殿下回去休息如何?”

現在的五皇子確實是在兵馬司裡掛著一個不起眼的官職,說句不好聽的連五品官員都算不上,若是平日裡,萬善良自然無需這麼小心翼翼的,但他冇想到五皇子體力好,火力望,這是打算熬死他啊……

再這麼熬下去,就是天王老子也挺不住啊!

就算他真能挺得住,萬一五皇子挺不住了咋辦?

最後還不是要拉著他陪葬……

百裡翎羽冷笑地看著萬善良,“想要小爺走也不是不行,隻要你現在下令讓小爺帶人出去追查此事,小爺現在就走。”

自從出事到現在,已經過去幾天了,兵馬司說是查辦此事,卻根本毫無任何的進展,百裡翎羽想著那些受傷的百姓就心口燒得疼,兵馬司如何被百姓們罵廢物他不管,但想要讓也同流合汙那是做夢。

隻是現在的他在兵馬司裡人微言輕,開始提議想要自己帶隊去查證此事時,萬善良根本都不鳥他,百裡翎羽破罐子破摔之下,便跟萬善良拉起了大鋸,不讓小爺帶人出去,行啊,那你也得在這裡陪著,小爺不順心,你們誰也彆想好過!

萬善良頭痛欲裂地看著百裡翎羽,本來以為這位五皇子就是個來兵馬司混吃等死的,萬萬冇想到竟是一塊狗皮膏藥,又黏又緊,甩又甩不開,撕又撕不掉,簡直要命!

“實不相瞞五殿下,就在剛剛三殿下已經親自帶人出去查證此事。”萬善良覺得他把這輩子的笑容都是快用光了。

百裡翎羽眼珠子一橫,“他能查我就不能查,你們是覺得我不配,還是打從心裡就冇看得起我過?”

萬善良趕緊解釋,“五殿下嚴重,微臣隻是覺得此事非同小可,還需從長計議,三皇子也是思慮了許久,才決定現行帶隊出去調查情況的。”

“你們都從長計議好幾天了,計出啥來了?要是再讓你們計下去,小爺的兒子怕都是要落地了,既然三皇兄都是出門了,我也不好再等現成的,小爺現在就出去巡查一圈,有事等回來再說也不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