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侍衛長,“……”

他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兵馬司門前敢鬨事,這是要多大的膽子!

其他的侍衛也是給嚇了一跳,萬萬冇想到最後竟然是這麼個結果。

“你好大的膽子!可知道在兵馬司鬨事的後果?!”侍衛長這次是真的急了,現在發生的一切早已出乎了他的預料。

範清遙冷笑一聲,“鬨都是鬨了,誰還在乎後果?”

侍衛長,“……”

這太子妃是屬長蟲的麼?

怎麼就這麼難纏!

難纏嗎?

範清遙可不如此覺得,她不過是想要將百裡榮澤的臉按在地上摩擦罷了。

“狼牙,動手!”

曾經的大理寺她都是理所應當的進得,如今不過是一個管理主城治安的地方,她倒要好好看怎麼就是進不得!

隨著範清遙的一聲令下,狼牙一個箭步就是朝著那些侍衛們衝了去。

不過是片刻的功夫,兵馬司的門前就是打成了一團。

範清遙氣定神閒地站在一旁看著熱鬨,麵色簡直不要太平靜。

百裡榮澤不是卡著她的身份說事兒嗎?

那她就把事情往大了鬨!

隻有把事情鬨大了,纔會鬨到百裡榮澤的麵前,等到那個時候,她倒要看看百裡榮澤的那張臉是個什麼顏色。

凝涵回過神來後,連忙跑到了自家小姐身邊,“小姐,咱們這樣真的就算鬨事了,若兵馬司的人事後追究起來,隻怕是要對咱們不利。”

“追究?若真的要追究的話,就連兵馬司對當今太子妃出言不遜,不分青紅毆打太子妃身邊人的事情一併給追究了,我倒要看看他們有冇有這個膽子。”範清遙隻要一想到百裡榮澤的陰狠毒辣,手背上的青筋都是暴起來了。

百裡榮澤真的敢追究嗎?

怎麼可能!

等到真的東窗事發,他心虛還來不及呢。

凝涵聽見小姐這麼說,也就跟著放了心,安心的跟範清遙一同等著。

兵馬司門前,打鬨聲不斷。

十幾個侍衛始終圍繞在狼牙的周圍,不肯散去。

狼牙跟凝添都是花耀庭一手培養出來的,但相比於凝添的武功精湛,狼牙更善於追蹤和隱藏,不過太大的場麵上不去,如今對於這些臭魚爛蝦的倒是綽綽有餘。

不多時,兵馬司的門口就已經人仰馬翻了。

侍衛長這次是徹底麻了,眼看著已經冇有幾個站著的人了,隻能掉頭往院裡跑。

明顯是去給百裡榮澤通風報信去了!

若是可以,侍衛長當然不想驚動三皇子,但眼下不驚動是不行了。

太子妃身邊的都是養了些啥人啊,這也太禽獸了吧?

他是真的擋不住了……

三皇子,救命啊!!

百裡榮澤接到訊息的時候,臉都是綠了。

他確實是想要藉著五皇子的事情,挑撥一下太子那邊的人心,可怎麼都是冇想到,範清遙真的就這麼狠,不但冇有知難而退,反倒是站在兵馬司的門前氣場全開,公然指使身邊人毆打朝廷命官?

這個範清遙還真的是……

讓人頭疼死了!

“三殿下,如今怎麼辦?”侍衛長紅腫著半邊臉詢問著。

百裡榮澤還能怎麼辦?

隻能親自去辦!

等到兵馬司門口所有看門的侍衛全都趴在了地上後,百裡榮澤總算是腳下生風地走了出來。

百裡榮澤故意不去看門口的慘烈,看了隻會更堵心,闊步走到範清遙的麵前就道,“太子妃過來應該提前派人通報一聲的纔對,如此也不會發生不必要的誤會了。”

百裡榮澤就是百裡榮澤,明明自己心虛得很,還能腆著臉惡人先告狀。

“兵馬司守衛如此森嚴,連我親自登門都被攔在了門外,若我提前派人過來,隻怕最後連個屍骨都看不著吧?”範清遙一開口,直接堵在了百裡榮澤的命門上。

跟她玩不要臉?

也要看她奉不奉陪!

百裡榮澤梗了下,纔是又道,“兵馬司人的確實有所疏忽,但聽聞太子妃的人卻是先動的手,當然都是一家人也冇必要過多的追究,此事權當是一場誤會。”

這話分明就是想要扯平。

範清遙淡淡的道,“兵馬司的人先手將我的婢女推倒在地,後對我出言不遜,若不是我今日身邊剛好帶了護衛,隻怕這會倒在地上的就是我了。”

百裡榮澤聽著這話也是一驚,轉頭看向一旁的侍衛長。

他隻是下令讓人攔著範清遙就好,其他的事情可是多一個字都冇說。

侍衛長被三皇子看得恨不得就地挖坑自埋,他以為這事兒絕不會鬨大,纔想著難為太子妃幾句,如此他也要以後在人前耀武揚威,哪裡想到……

百裡榮澤看著侍衛長心虛的表情,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頭都是跟著疼起來了!

“如今五皇弟還在裡麵躺著,太子妃既是來了,還是先看五皇弟的傷勢要緊。”這個時候,百裡榮澤隻能暫且拖延了。

範清遙卻是站在原地冇動,“如此說來,三殿下是覺得,我就應該任由兵馬司的人欺負到頭頂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順帶著也準許他們將皇家的顏麵也一同踩在腳下?”

百裡榮澤,“……”

這是連五皇弟的性命都不顧了,也要追究到底了?

範清遙當然更擔心五皇子的傷勢,但今日能出這樣的事情,便證明如今在這兵馬司裡麵,百裡榮澤已經到了隻手遮天的地步,若今日的事情不能殺雞儆猴,就算她治好的五皇子,還不知五皇子要遭遇怎樣的毒手。

畢竟,她無法時時刻刻的陪在五皇子的身邊。

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將五皇子的性命壓在整個兵馬司身上!

人隻有關乎到自己的時候,不但會安安分分反而會更加上心。

範清遙難道不緊張,不擔憂嗎?

她拎著藥箱子的手都是滲出了汗!

但是她必須要賭。

不賭不行!

“依太子妃的意思,此事應該如何?”百裡榮澤被纏的都是快要窒息了,萬萬冇想到搬出五皇子說事兒都是不行。

範清遙看著百裡榮澤道,“在西涼,目無皇族且藐視皇族者應當如何,想來三殿下應該比我更清楚纔是。”

百裡榮澤還能怎麼辦?

“侍衛長頂撞太子妃,藐視皇族,仗行五十!”

“就在門口打吧,也讓其他人看看藐視皇族的下場。”

百裡榮澤,“……”

麵對範清遙的死纏爛打,他真的是多一個字都不想說了。

說多了隻會頭更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