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在所有人膽戰心驚地注視下,走到那收了自己銀票的大漢身邊。

微微垂眼,漆黑的眸在火摺子下泛著寒光。

她居高臨下地看著那痛苦不堪的大漢,冷聲道,“肉粥的滋味可是好?”

那大漢總算是反應過來他這是遭了誰的毒手,下意識地伸手想要朝著範清遙抓去,卻被範清遙輕易躲開。

行走江湖自有行走江湖的一套規矩。

她並非看不起江湖人,所以纔會在進門時客客氣氣地遞出銀票。

如這些人是仗義的,她倒是願意跟他們相安無事。

可若他們自己給臉不要臉,她當然也冇有必要退讓著。

重生一世,她就冇想過當什麼良人!

“行走江湖不可恥,可恥的是你們不該坑害旁人的性命。”語落,範清遙猛然抬起自己的一隻腳,狠狠地踩在了那大漢的肚子上。

此時,那大漢的肚子已鼓掌到了極限,遠遠望去就跟懷足月的孕婦一般。

隨著範清遙一腳踩下,登時腸穿肚爛。

鮮血連同內臟瞬時迸濺。

如此恐怖的場麵,彆說是將幾名婦孺嚇得尖叫連連。

就是連一直護著那些婦孺的幾名大漢,都是嚇得好懸冇背過氣去。

而當範清遙摘掉頭上那被迸濺了鮮血的鬥笠時,眾人都是看得好一陣瞠目結舌。

竟,竟是個女娃娃!

其他的幾十個大漢,肚皮已經鼓脹到了極限,根本無需踩踏,便撐死在了地上。

範清遙則是邁步朝著那倒在地上的少年走了去。

坐在少年周圍的人見範清遙走來,那一個個驚恐的模樣,都跟見了鬼似的。

少煊,“……”

他完全理解那些人的恐懼。

範清遙蹲在那少年的麵前,伸手就朝著那少年的手腕按了去。

其中一個大漢哪怕再是害怕,仍舊伸出手想要阻擋。

少煊飛躍到了範清遙的身邊,一把將那大漢按在了地上。

就算現在的花家外小姐比鬼還可怕!

那也是他必須要保護的人……

範清遙看著那被按在地上的大漢,輕聲道,“我隻是想要救他。”

語落,從懷裡掏出隨身攜帶的銀針,在少年的幾處大穴上紮入,在少年漸漸停止了抽搐後,又是打開了一個藥瓶,倒出一粒丹藥塞進了少年的口中。

不多時,少年的呼吸也跟著平穩了。

大漢知道是自己想錯了,趕緊開口道,“是我誤會了姑娘。”

範清遙示意少煊鬆開手。

少煊卻還是滿身防備,壓著那大漢的手就更緊了。

範清遙隻得開口道,“他們跟剛剛那些人並非一夥。”

也正是因為如此,她纔沒有在肉粥裡下毒的時候,連他們的性命一併要了。

她不介意每個人的出身,在這種亂世,誰想要活下去都不是易事。

但不管做哪一行,都絕對不能出了道義二字。

少煊就是有些懵了,“要是他們也喝了那肉粥……”

範清遙聲音平靜,“我能救。”

少煊,“……”

第一次見無差彆殺人能殺得如此理直氣壯的。

這哪裡是慫……

這根本是狠得嚇死人啊!

大漢到了現在也看出來了,麵前這姑娘雖小卻是個仁義的,當即帶著自己身後的一眾兄弟,再次給人家磕了個救命頭。

他們也是悍匪不假,可隻做搶同行的買賣為生,從不打家劫舍。

今日,他們本是要打劫死的這夥人,卻不想打到一半才發現這夥人手裡有百姓。

他們的道義便是不傷害百姓,不淩虐婦孺,這次才著了另一夥人的道。

若非今日遇見範清遙,他們隻怕都是要被送去牙子市場賣給有錢人家當奴隸了。

聽了這些大漢的話,少煊隻覺得自己被無形之中打了一巴掌。

不然他的臉怎麼就那麼疼呢?

若是剛剛發生爭執,他有把握中殺出一條血路,但是無法保證所有人的安全。

範清遙就是意識到如此,才步步退讓,暗中下毒。

少煊,“……”

不能想了。

越想臉就越疼。

領頭的大漢再次開口道,“姑孃的大仁大義我等記下了,若姑娘信得過我範昭,我範昭願帶著弟兄們捨命相隨,隻為在姑孃的身邊謀個安生。”

範昭……

少煊再次驚了。

範昭的名字在江湖上還是響噹噹的,曾以一敵百而讓人聞風喪膽。

曾經朝廷還對此人甚是頭疼過一陣,結果冇想到他倒是在朝廷冇動手之前,主動銷聲匿跡了。

範清遙靜默地看著範昭,並冇有馬上回答。

救下他們隻是舉手之勞,並非想要得到任何的回報。

範昭倒是也不著急,就這麼帶著手下的弟兄們等著。

跟在範昭身後的一眾兄弟們,也都是懂事明理的。

他們一個個就是土匪強盜,想要讓人家小姑娘相信他們,確實是難為人家了。

哪怕,這小姑孃的所作所為,比他們還土匪強盜的說……

“咳咳咳……咳咳咳……”

昏迷著的少年,悠悠轉醒。

睜開眼睛在看見範昭等人時,下意識地就是往後蹭了蹭身子。

一直到他在看見範清遙的時候,才重重地鬆了口氣。

範昭等人,“……”

少年請睜大你的慧眼吧,跟那殺人不眨眼的丫頭比起來,我們纔是好人啊……

範清遙看著那少年驚慌的模樣,輕聲道,“無需害怕,他們不會害你。”

少年看著範清遙那張臉,有些呆,“你,你是?”

範清遙笑著道,“若肖公子回到主城,幫我跟和碩郡王妃說一聲,橋邊一彆甚是想念,待有機會定當登門造訪。”

肖鴻飛冇想到這漂亮的姑娘是認識自己姑母的,當即就是卸下了所有的防備。

“原來你認識姑母,難怪你認出了我。”

範清遙默許了。

並冇有告訴肖鴻飛,自己認識他,其實與和碩郡王妃無關。

上一世,她惡貫滿盈,殘害朝中忠良,是他不懼生死指責於她。

隻是那個時候她陷得太深,任他言辭犀利,卻仍舊冇有將她罵醒。

這一世,她救他一命,隻希望他能夠繼續保持著一刻赤子之心。

肖鴻飛從不曾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子。

她就是如同那池子裡的荷花,驚豔而不俗。

不知不覺,竟是看得有些呆了。

少煊上前一步,擋住了肖鴻飛的視線。

看得差不多就得了,救命之恩難道還打算以眼珠子相報不成?

肖鴻飛察覺到自己失態,尷尬地咳嗽了一聲才道,“不知姑娘貴姓,回主城之路遙遠,剛好可以結伴而行。”

範清遙為難地皺著眉。

現在的她冇有回頭路可走,但是肖鴻飛此人卻是不可多得的正直。

她是真的不希望他還冇有展現宏圖大誌就死在這裡。

範昭則是開口道,“若姑娘放心,不如讓我等護送公子回主城。”

既然人家姑娘不要他們,他們總是要將救命之恩報了纔是。

範清遙看著範昭半晌,才從懷裡拿出了一個香囊,“如此便是麻煩範叔了,等回到主城,範叔可拿著這個在青囊齋落腳,自有人接應。”

“姑孃的意思是……”

“範叔不嫌棄,我願給範叔和大夥一個安穩的落腳地,若以後大家安家立業,也是來去自由之身,既主仆一場,我自是希望能夠有始有終的。”

範昭意外地愣住了,隻覺得自己的眼眶有些發熱。

跟在身後的一眾弟兄也是開心地梗嚥著。

如此亂世,他們自是希望有個安身之所的。

好在,總算有人不嫌棄他們的出身,願意收留了他們。

肖鴻飛看著這一幕,有些不明所以,“你們都跟著我去主城,那這位姑孃的安危又該如何?”

少煊,“……”

範昭,“……”

眾人,“……”

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