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宮裡,甄昔皇後正跟愉貴妃拉大鋸,人也還在禦前住著。

範清遙隻能來到禦前,白荼瞧見太子妃親自來了,雖是覺得這個時候見皇後孃娘有些不合適,卻還是命人將範清遙給送到了皇後孃娘所在的寢宮,對外則是宣稱太子妃擔憂皇後孃娘鳳體,特前來探望。

寢宮裡,甄昔皇後聽聞範清遙來了也是好一陣的詫異。

不過她心裡清楚,小清遙這孩子一向是個有分寸的,若無大事,絕對不會如此的冇有規矩,瞧著人進了門,便招手道,“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範清遙瞧著皇後孃孃的表情,便知道百裡榮澤那邊冇有將五皇子受傷的事情給報上來,心裡想著事情,連那些虛浮的禮節都是顧不上了,忙將五皇子傷勢嚴峻的事情告知給了皇後孃娘。

甄昔皇後是真的不知道五皇子受傷,好半晌纔是開口道,“此事可確定?”

範清遙道,“千真萬確,外祖派人給兒媳傳的訊息,兒媳也親自去了一趟兵馬司,五皇子還在兵馬司昏迷著。”

甄昔皇後靜默了片刻,忽然就是將一旁的茶盞給拂到了地上。

“哢嚓!”

茶盞碎裂,茶水迸濺在地上,映照著甄昔皇後那張慍怒的臉龐。

“老三還真是越活越出息了!”甄昔皇後是真的生氣了,說話的時候,扶著扶手的手背都在青筋暴起著。

椅子就那一把,皇子們想要去爭搶,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可老三現在這是在做什麼?

壓著老五受傷的訊息哪怕到現在還冇有上報進宮,若非不是小清遙前往兵馬司及時,是不是等到她收到訊息的時候,老五都是涼透了?

範清遙擔心皇後孃孃的鳳體,輕聲勸慰,“母後息怒,三皇子遲遲不上報,便是吃準了皇上龍體欠佳,就算此事真的鬨起來,三皇子也早已為自己找好了理由。”

百裡榮澤正是抓住皇上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犧牲掉一切的這個心思,纔敢將五皇子的傷勢壓到現在。

就算是五皇子真的死了,百裡榮澤也可以用不想叨擾皇上清淨,擔心皇上為此焦急而敷衍了事。

以皇上的天性自私涼薄,真的會責罰百裡榮澤嗎?

當然不會。

皇上不但不會責罰,反而還會覺得百裡榮澤是真的擔心他的身體。

“你說的對,是本宮亂了心智”甄昔皇後歎了口氣,年紀大了,反應也慢了,皇上早就是那個德行不是嗎,他親手調教出來的皇子又能光明正大到哪裡去,是她衝動了。

“如今五皇子的傷勢已經穩定,但想要徹底清除體內的毒素,還需要一段時間。”五皇子體內的毒非常複雜,就算範清遙已經有了頭緒,還需要一點點的嘗試,這是非常需要時間的。

甄昔皇後一愣,“你說老五是中毒?”

範清遙點了點頭,“五皇子是今日查辦十五冰燈一事時,被人下毒打昏的。”

甄昔皇後的手,不覺收緊成了拳頭。

那日的事情確實蹊蹺,但她這段時間忙著跟愉貴妃拉扯,也冇空多想。

若老五真的是查辦的時候,才受傷昏迷,很明顯是被人滅了口啊!

所以……

老五究竟在查辦時發現了什麼?

“五皇子雖已有府邸,但兒媳卻自作主張將他暫留在了兵馬司,可此事並非長久之計,一旦其他太醫接手五皇子的傷勢,兒媳便無法再插手,兵馬司那邊想來很快也會將五皇子給送回到五皇子府邸,而五皇子一旦被送回去的話……”

範清遙的話冇有說明,甄昔皇後卻聽得不能再明白。

老三今日能夠拖延著老五的傷勢不肯上報,來日就能趁機對老五痛下殺手。

老五現在在兵馬司時,老三怕攤上責任確實不方便下手,可一旦老五被送回到了自己的府邸,老三還有什麼可顧忌的?

到時候,老五死了,再是找個太醫背鍋,這事兒就算是糊弄過去了。

“本宮明白你的意思了,回去等訊息便是。”甄昔皇後若是連這點事情都想不明白,這輩子就真的是白活了。

老三想要除掉老五,還不是為了斷鳳鳴的手足?

想的倒是挺美。

但這事兒也隻能想想。

範清遙聽聞皇後孃娘這般說,便知道皇後孃娘心裡是有了章程,眼看著外麵的天色不早,她便是先行跪安告退了。

百合親自送範清遙出了禦前,纔是又回到了皇後孃娘所在的寢宮裡,“已經戌時了,皇後孃娘該就寢了。”

甄昔皇後卻是冷冷一笑,“老三鬨出這種事情,倒是很讓本宮提神醒腦啊。”

百合剛剛就守在門外,也是聽見了太子妃跟皇後孃孃的對話,“三皇子是皇上從小疼著長大的,各門功課也都是皇上親自監督著,真的是冇想到……”

“就是皇上親自監督,才監督出了這麼個陰狠毒辣的東西出來。”皇上是個什麼德行,甄昔皇後再清楚不過,自己都是個歪把子,還想把兒子給擼了?

做夢去吧。

老渣男教出來的,隻會是小渣男!

“劉淑妃那邊最近可有什麼動靜?”

“回皇後孃孃的話,今兒個劉淑妃還來了禦前,想要看望皇後孃娘,被奴婢給擋下來了,劉淑妃說明日還會過來。”

“這劉淑妃倒是個有恒心的。”甄昔皇後在心裡麵算了算,自從她來到了禦前,劉淑妃看望的腳步就是冇停過。

但也正是這樣,甄昔皇後纔會一次次將她攔在門外。

太過頻繁的示好,哪裡有發自內心的?

說到底,不過都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了。

“明日劉淑妃再來,便將人帶進來吧。”

“是,奴婢遵命。”

甄昔皇後歎了口氣,抬手支撐在了額頭上。

原本她並不打算這麼快就見劉淑妃,但現在小清遙那邊的事情更為緊急,所以她就算暫時再不想麵對劉淑妃那張虛偽的臉,也是要見上一見了。

果然,第二天一大清早,劉淑妃就是又來到了寢宮外麵。

百合想著皇後孃娘昨日的交代,跟劉淑妃簡單客套了兩句,便是把人給帶進了門。

寢殿裡,甄昔皇後正靠在軟榻上閉目養神著。

“臣妾給皇後孃娘請安,皇後孃娘萬福金安。”劉淑妃本本分分地彎曲著膝蓋,恭恭敬敬地行禮問安。

甄昔皇後閉著眼睛冷冷一笑,“百合啊,趕緊給劉淑妃賜坐,劉淑妃的請安,本宮可是擔待不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