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門打開的瞬間,無色無味的藥粉迎風而出。

範清遙一身清冷地站在門裡,結果卻見站在門外的根本不是百裡榮澤。

而是百裡翎羽!

奈何藥粉已經吸入鼻息,想要阻止已然來不及。

手中還拎著食籃的百裡翎羽,就這麼直挺挺地倒進了門裡。

倒在了範清遙的石榴裙下……

百裡翎羽,“……”

誰能告訴告訴他究竟發生了什麼!

範清遙轉身關上房門,摘掉頭上的鬥笠時,早已恢複了往日的平靜。

百裡翎羽一動不能動地趴在地上,如果眼神能殺人,他真的很想將麵前這個一臉淡漠平靜的姑娘碎屍萬段。

少煊昨日跟皇兄彙報的時候,都是將這位花家外小姐誇出花來了。

他就是想要看看一個小姑娘究竟有什麼能耐,這才主動請纓前來幫少煊送飯。

結果把她給能耐的都是敢對皇子下迷藥了。

範清遙收下五皇子殺人般的目光,聲音充滿著歉意的柔和,“未想五皇子大駕光臨,好在下手不重,一刻鐘的時間方可行動自如。”

不管如何,是她下錯了手。

百裡翎羽聽著這話都是驚呆了,“你下毒都是不帶解藥的?”

範清遙如實點頭,“確實。”

一路而來路途險惡,她既是決定出手就絕無收手的可能。

解藥那種東西,平時她倒是會備著,但是對於如此的長途跋涉,除了平添負擔外,再冇有其他的作用。

百裡翎羽,“……”

他想打人怎麼辦?

範清遙端著茶水主動蹲在百裡翎羽的麵前,“多喝些茶水,能讓藥效散去的快些。”

百裡翎羽撇過頭,寧死不屈。

讓一個丫頭片子喂水,若是傳出去他這臉要還是不要了?

範清遙也不強求,將茶杯放在他的麵前後,順手將散落在地上的食籃撿起。

裡麵的食物大多都是粘上了灰塵,範清遙也不嫌,就這麼坐在桌邊拿起了筷子。

她都是已經不知多久冇吃過飯菜了,眼下這飯菜談不上精美卻也是可口,足見百裡鳳鳴對她的用心了。

百裡翎羽看著大口吃飯的範清遙,氣得又是想打人了。

她怎麼有胃口吃進去的?

尤其是看見範清遙毫不在乎地將粘著灰塵的飯菜,一下一下往口中送,更是皺緊著眉頭,“你倒是不挑食。”

範清遙聲音輕輕的,“沙子拌飯的滋味五皇子冇品過,生蛆的餿菜五皇子冇嘗過,五皇子養尊處優慣了又怎知飯菜的珍貴,可對於就是連樹皮都是吞得咽得的人,隻怕能夠吃上這樣一頓飯菜都是奢侈無比的。”

上一世,她什麼樣的飯菜冇吃過?

被百裡榮澤狠狠踩在腳下碾壓過的饅頭,被範雪凝潑了餿水的剩菜,被愉貴妃下令倒入蟲子的餿飯……

哪個又是她冇搶過來塞進嘴裡的?

那個時候她為了活下去,連尊嚴都可以扔出去被人肆意踐踏,又何在乎一口吃食。

她隻是想要活下去,想要去救朝中的忠良,花家的無辜……

可是最終她卻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眼睜睜地品嚐著自己種下的惡果。

百裡翎羽靜默了半晌,纔開口道,“你少在那裡扯謊蒙我。”

因為他實在是想不出,究竟是怎樣的人才能承受得起那些他隻要想一想都會吐出來的事情。

範清遙淡然一笑,也不解釋,“五皇子若覺得是謊,就是謊好了。”

百裡翎羽切了一聲,“小小年紀連武德都不講,還充什麼英雄好漢。”

範清遙看著百裡翎羽那張很是欠揍的俊臉,忽然就笑了,“我本就不是。”

百裡翎羽都是驚訝了,“你都是不要臉的麼?”

範清遙打量著趴在地上的鹹魚五皇子,“聽聞五皇子一向是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如今落得這般狼狽的模樣,又覺得可是有臉的?”

百裡翎羽,“……”

死丫頭,說出口的話跟掏出來的刀似的。

簡直就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句句紮心,刀刀致命!

範清遙在五皇子千刀萬剮的目光中,繼續淡然吃飯。

她做錯事在先,理所應當有所退讓。

但這不代表她就能一直容忍著什麼。

半晌過後,範清遙吃完了飯食,因為客棧冇有筆墨,隻能咬破自己的手指,撕下裙角,在上麵草草寫了幾個字。

待上麵的血跡晾乾,範清遙將布條疊好塞進了百裡翎羽的袖子裡。

百裡翎羽也不傻,知道這是要給自己皇兄送去的話,倒是也冇多問。

隻是範清遙卻冇有馬上站起來,而是在他的耳邊低聲又道,“一會,還需要五皇子幫個忙……”

百裡翎羽聽著那徐徐漸進道耳朵裡的聲音,從最初的不削到了最後的不敢置信。

竟然還有這種事情?

同一時間,隻想著要跟範清遙來一場偶遇的百裡榮澤,都是已經有些坐立難安了。

得知範清遙來到幽州後,他雖驚訝卻還是馬不停地趕了過來。

再過幾年,皇宮裡的皇子們就是接連到了指婚的年紀。

等到那個時候,他隻怕無法左右自己的婚事,倒不如趁著現在自由時將範清遙哄到自己的手中。

就算他過幾年被指婚,那個時候範清遙怕早已是他的池中之物。

範清遙不但精通醫術,聽聞現下花家大部分的鋪子也都在她的手裡經管著。

如此他不但可以讓利用範清遙討好父皇,更可以用花家錢財培養自己的勢力。

“砰——!”

隔壁再次傳來重響。

再是急不可待的百裡榮澤走出了房間,站定在隔壁的門前時抬手敲響了房門。

聽聞著從裡麵漸漸靠近的腳步聲,他下意識地昂首挺胸,手中的摺扇更是在胸前緩慢煽動著。

怎麼看怎麼都是一副貴公子的模樣。

他都是有信心冇有女子能夠逃得出他這般風度翩翩的模樣。

所以房門一經打開,百裡榮澤便是當先迫不及待地道,“不知姑娘可是出了什麼事情,在下可有能效勞……”

隻是話還冇說完,他就是愣住了,連著臉上那自詡倜儻的笑容都是一併僵住了。

小五?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