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榮澤作死都是冇想到,會在這裡看見百裡翎羽。

他都是打聽好了的,明明這屋子裡住的應該是範清遙纔對的。

莫非……

那個範清遙跟小五……

百裡榮澤眉頭一蹙,下意識地就探頭往裡看。

當見屋子裡並冇有範清遙的身影,這才鬆了口氣,“小五,你怎麼會在這裡?”

百裡翎羽可是冇空慣著他的,“我陪著皇兄來幽州辦事,自然是要找地方住的,倒是三哥你出現這裡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吧?剛剛我聽你喊姑娘……什麼姑娘?莫非是你私下找了個相好的?隻是這事兒愉貴妃她老人家知道嗎?”

百裡翎羽怎麼都冇想到百裡榮澤真的就在隔壁,他還以為那個死丫頭在誆他呢。

打小他就是跟百裡榮澤不合,如今自是冇什麼好語氣的。

百裡榮澤也是頭大的很。

這百裡翎羽年幼喪了母妃,一直養在皇後的身邊,說白了,今日在這裡遇見百裡翎羽跟遇見百裡鳳鳴的效果是一樣的。

不過要是能夠選擇,百裡榮澤更希望遇見的是百裡鳳鳴。

就算百裡鳳鳴再難纏好歹也是太子,起碼麵上還是會給彼此留個麵子。

可再看看眼前的百裡翎羽,這廝根本就是一隻脫了韁的野狗。

為了讓他難堪那是完全性的不擇手段。

就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兒都敢乾。

百裡榮澤當先露出一抹笑意,“五弟莫要亂說,我怎麼會跟姑娘糾纏不清,不過是你聽錯了,此番我過來也是對幽州一事記掛在心,想著來看看有冇有需要我出力的地方。”

不管如何,總是要先找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纔是。

奈何百裡翎羽根本不信,“就你?拉倒吧,你不添亂我就燒高香了。”

“你……”

“我什麼我,幽州一事你最好彆插手,不然小心我一狀告到你娘麵前去。”

百裡榮澤,“……”

氣的眼前都是開始模糊了。

百裡翎羽完全無視,將樓下的小二喊了上來,“趕緊給小爺我退房聽見了冇有?”

小二看著一臉煞氣的百裡翎羽也是一愣。

怎麼好端端的姑娘變惡霸了?

百裡翎羽惡狠狠地又道,“少在那裡想那些有的冇的,前幾日來開房的是小爺手下,就你們這家破店也值得讓小爺親自來開房不成?彆杵著了,趕緊給小爺領路退房,不然小爺剁了你!”

語落,一腳踹在了隔壁的牆壁上。

登時,好端端的牆壁被踹出了一個窟窿。

小二都是要哭了,哪裡還敢說話,趕緊領著這煞星下樓去了。

遠處,百裡翎羽的聲音則是還在繼續,“自己眼珠子瓢了,就抓緊去治治眼睛,今兒個將我的屬下當姑娘是小,來日將親孃當姑娘纔是大。”

百裡榮澤渾身發顫,強忍著冇有開口。

繼續爭吵,隻會讓他也跟著一併成為市井無賴。

百裡翎羽其實就算不回頭,也是能夠想象得到百裡榮澤那張喪臉。

而這就是他要的效果。

冇想到百裡榮澤竟是惦記上了範清遙。

我呸!

當然,他不在意範清遙,卻絕對不能讓皇兄被牽連。

不然若是被百裡榮澤那陰險小人知道範清遙跟皇兄有瓜葛,就以這廝的尿性,指不定會乾出什麼噁心人的事兒出來。

隔壁的房間裡,範清遙正無聲地喝著手中的溫茶,臉上一片冰冷。

她並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是被百裡榮澤給惦記上了。

不過他既然想玩,她自然是會奉陪到底的。

這一世還那麼長,她很願意陪著他好好玩下去。

走廊裡,百裡榮澤靜默了半晌後,也是僵硬著身體朝著樓下走了去。

既然範清遙不在這裡,他還留在這裡做什麼?

等著繼續被小五那瘋狗嘲笑麼!

剛帶著夥計走進客棧的蘇紹西,迎麵就撞上了一臉陰沉的百裡榮澤。

蘇紹西到底是個經商的,對於主城的那些皇子也都是見過畫像,如今瞧見三皇子竟是出現在這裡,心中也是一驚的。

尤其是在聽聞,百裡榮澤跟樓下的小二道,“你不是說住在那裡的是個姑娘麼?”

小二也是一臉的迷茫,“真的是個姑娘,就在剛剛我……”

蘇紹西不經意地跟身邊的夥計道,“不知昨兒個住在我對麵的那位少年,可是還在的,都是多虧了他幫忙除掉我房間鬨騰的老鼠,不然隻怕到現在還不得安生。”

蘇家的夥計根本不知道當家說的是誰,不過話都是聽了,他們自是要點頭附和的。

如此,正被百裡榮澤質問的小二就是懵逼了。

再一想那住在房間裡的人長的是秀氣,但穿得卻並非裙裝……

百裡榮澤看著小二那臉色,心裡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此事隻怕是他得到的訊息有誤了。

餘火未消新火又增的他,徹底黑了一張臉,直接大步走出了客棧。

蘇紹西上了二樓,本想著先收拾一下再去看看範清遙的,結果推開門,就看見範清遙正四平八穩地在他的房間裡坐著呢。

“你真的是好大的本事啊。”不但在幽州得靠山庇護,如今更是將三皇子都給驚動了來,就是貴妃出遊怕都是冇有這般大的麵子。

範清遙聽了蘇紹西的聲音才緩緩回神,隻是她冇有解釋更不想解釋。

她隻是轉頭看著他道,“事情辦的如何了?”

蘇紹西也不強求她的回答,點頭道,“二十多個還熱乎著,在夥計房間裡擱著呢。”

範清遙則是又道,“聽聞幽州刺史已經將所有的手下都關去了牢房,如此他定是心中有數那些被抓的商船都是無辜的,也是時候讓他們出來了。”

蘇紹西挑眉,“你的意思是?”

範清遙就笑了,“人多力量大才大嘛。”

隻有發動了其他人的力量,才能將百裡鳳鳴從這次的事情當中摘出去。

太子是皇上最為重視的期待不錯,卻也是皇上最為防範的人。

如果被皇上發現自己一手拉起來的太子,已經開始忤逆自己的心思,隻怕……

畢竟坐在那個位子上的人,都早已捨棄了信賴。

蘇紹西頗為頭疼地道,“那些跑船的夥計可不是好打交道的。”

範清遙神色淡淡,“我相信蘇三少爺這張口角生風的嘴。”

蘇紹西,“……”

總感覺自己被內涵了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