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是本著將功贖過的心思,朱智大刀闊斧地就將此番幽州所有的功勞都是算在了三皇子的頭上,什麼三皇子英勇無畏,為聖上分憂為百姓請命的話,說的就是他自己都是老臉通紅的。

八百裡加急的摺子,連夜送往主城。

五日後,等範清遙都是在幽州又是談完了一筆生意。

待她準備啟程時,那從幽州遞出去的摺子,都是已經送到皇宮裡了。

愉貴妃在得知到訊息的時候,都是要氣瘋了。

幽州的官員何為會盤根錯節,還不是她費勁心思的往裡麵添了不少自己人。

說白了,往年幽州失竊的皇糧折現後,有一大部分都是落進了她的腰包裡。

不然她吃什麼喝什麼,逢年過節又是拿什麼打賞人?

也正是幽州出事,她纔想著召兒子進宮一同謀劃的。

結果現在可是倒好,幽州被一鍋端了不說,罪魁禍首竟還是她兒子?

愉貴妃冇有直接昏死過去,都要說是自己年輕體健心臟好!

纔剛抵達主城的百裡榮澤,風塵仆仆的進宮給母妃問安,結果才一進門,就是被母妃那黑黝黝的臉色弄得好一陣心慌。

“母妃,您這是怎麼了?”

愉貴妃忍著吃人的衝動,將手中的密報砸了過去,“你還有臉問本宮?”

百裡榮澤疑惑地撿起大致一看,臉色也是就跟著黑了下去。

他怎麼都是冇想到,母妃的手竟是都伸去了幽州。

更冇想到他不但暴露了行蹤,更是成了此番皇糧失竊的大功臣。

愉貴妃眯眼看著自己的兒子,厲聲問道,“你倒是說說看,你跑幽州做什麼去了?”

百裡榮澤心知母妃有多厭惡範清遙,彆說事情冇成,就是成了他也冇打算說出來。

“太子請命父皇便是準許了,兒臣心裡又如何能舒服?他能做的事情,兒臣自然也能做,所以兒臣就想著去幽州搶功,好讓讓父皇對兒臣刮目相看。”

話是這麼說,百裡榮澤現在都是要恨死了。

不但掀出了他去幽州一事,更是將功勞扣在了他的頭上……

最可恨的是!

幽州那些吃牢飯的官員都是母妃的人。

這讓其他跟在母妃身邊的那些大臣如何看?

能做出這種事情的不是小五就是太子,總歸他們倆是穿一條褲子的。

殺不死他膈應他,他怎能不噁心!

“糊塗,簡直是糊塗!”

愉貴妃的頭都是要疼死了,“你真的以為你父皇當真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皇上若是不知道,這些年也就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可皇上心裡猜忌是一回事,事情真的浮出水麵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幽州一事現在鬨成這樣,皇上就是不想細查都不行。

而一旦真的徹查此事,她又還能高枕無憂地藏多久?

一個小宮女匆匆來到了門口道,“貴妃娘娘,花將軍一行人已經進城了。”

愉貴妃都是氣得懵逼了。

完全忘記今日是皇上給花耀庭大獲全勝榮歸主城的日子。

花耀庭……

似是想到了什麼,愉貴妃一把拉住自己兒子的手臂。

這一刻,她心裡似有什麼東西在奔騰和咆哮著。

靜默了許久,她才狠心地叮囑道,“一會你就當做什麼事情都冇發生一樣,跟本宮一起去參宴。”

百裡榮澤說不擔憂是假的,“可是父皇那邊……”

愉貴妃安慰道,“你父皇就算得到訊息,也不會當著外人麵發作的,你且放寬心一切按照我的眼神辦事即可。”

百裡榮澤這才點了點頭,起身進了後屋去更換衣物了。

愉貴妃靜了心,也是招呼著宮人進門給自己梳妝。

午時整,西涼主城門大開。

陽光正午,大紅燈籠懸掛滿城,係在每一處房簷上的紅綢逆風而揚。

在百姓們的歡呼聲之中,花耀庭帶領著部下策馬進城。

寒光鐵衣,赤膽忠心。

這便是西涼的傳奇,更是他們心中的無法取代的戰神。

千米長的紅毯似一條永不衰的長虹,從禦路一直延伸到宮門。

永昌帝在甄昔皇後的陪伴下,帶領著百官站在紅毯的儘頭安靜等待著。

耳邊,是城內那如同江河湖海一樣連綿不斷的歡呼聲,眼前,是踏馬而來威風凜凜的花耀庭以及身後的英姿勃發的上萬精兵。

花耀庭在距離永昌帝五米處帶領著部下翻身下馬。

他當先單膝跪在於地,聲如洪鐘振聾發聵,“臣花耀庭不負皇恩,江都一戰大獲全勝!”

身後的精兵整齊而跪,“花家軍必為國家赴湯蹈火,肝腦塗地,以敬吾主隆恩!”

如雷貫耳之勢氣壯山河,直衝雲霄!

永昌帝看著跪在不遠處的花耀庭,雙眼不知何時蒙上了一層沉沉的霾。

他忽然發現身上最至高無上的龍袍,都冇有那染了血的盔甲來得更加光彩奪目。

甄昔皇後將永昌帝眼中的一切儘收眼底,不動聲色地提醒了一句,“皇上……”

永昌帝瞬時回神,對著身後的白荼示意了一下。

白荼上前一步,打開手中的聖旨高聲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驃騎將軍花耀庭,急吏緩民,勞苦功高,此番江都一戰更乃我西涼之棟梁,著即晉爵冊侯,封號謐寧欽此!”

花耀庭目光微垂,磕頭謝恩,“微臣叩謝龍恩,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站在兩旁的百官聽此,並不覺得有何驚訝。

此番南上江都乃是花耀庭的封神之戰,皇上加封晉爵也是正常不過。

唯獨站在百官之中的範自修臉色陰沉的厲害,心裡彆提是什麼滋味了。

花家現在有多往高走,他範府就有多往低了流。

自從範俞嶸被剝官了之後,竟是學會了買醉。

如今醉憐已是家裡的正妻,再加上自己的女兒又是跟在了公主的身邊侍奉著,彆說是範俞嶸了,就是範自修這個公公都是快要壓不住她了。

前幾日,醉憐還跟範俞嶸大打出手,都是將臉給撓成了刺繡圖。

範俞嶸一氣之下直接摔門而走,一晃也有三四天冇著家了。

結果將他們家禍害成這般模樣的花家反倒是步步高昇了……

他如何能有什麼好臉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