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慎刑司的手段本來就是見不得光的,更不要說此番還是瑞王主審。

在場的幾個人又都是三皇子的人,自然清楚瑞王得到這張供詞是用了什麼手段。

站在原地都是要把宮門口戳出一個大坑的大臣們,冷汗都是快要流乾淨了。

若是真的將屍體抬出來,豈不是擺明瞭不打自招?

“幾位大臣都是朝中之原來,如此遮遮掩掩究竟是為了什麼,還是說你們根本就是用了什麼見不得光的手段想要栽贓我外祖的部下,以此讓為西涼拋頭顱灑熱血的將士蒙冤?”

幾個都是已經毛了的大臣,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範清遙也冇想著要等他們回答什麼,因為答案這種東西本就是心知肚明的。

她忽然蹭動膝蓋,往上那巍然聳立的皇宮,金聲玉振,擲地有聲,“奸臣當道!小人得誌!攝威擅勢!忠直之士無不攘袂扼腕!民痛心疾首!皇上仁君仁心!知人善任!定不會受奸人矇蔽!定會給儘忠報國者一個清白!”

語落,範清遙當先對著皇宮的方向緩緩彎下腰。

她緊閉著雙眼,滿口血沫,重重地將頭磕在了地上。

她當然知此番花家遭此劫難,皇上難辭其咎,更知若冇皇上的縱容,任由誰人再囂張也不敢給花家扣上意圖謀反的罪名。

可就算她再恨,話要說,頭要磕。

她不畏疼更不懼辱,隻願能保住花家渡此一劫,隻盼外祖能平安歸來。

遠處的人群再次沸騰而起。

現在站在這裡的,不單單隻有在花家庇佑下得以安居樂業的百姓。

更是有花家部下的家眷親屬們!

花將軍的功勞她們知道,花將軍的苦勞她們清楚。

這些年他們的男人兒子乃至兄長弟弟,跟著花將軍身邊征戰沙場,馬踏四方,活著的得到了應有的榮譽,死了的哪個不是每年都在接受花將軍的救濟?

此刻望著那一下下對著皇宮磕頭的瘦小身影,耳邊回想著剛剛那激動人心的話,她們如何還能平靜,如何又還能冷眼旁觀!

眼看著花家瘦弱的小女兒以一己之力為家族而爭,所有花家部下的家眷親屬們也是跟著紛紛跪倒在了地上。

她們含淚磕頭,梗嚥著高呼,“皇上英明!懇請皇上給花家一個清白——!”

早就為之動容的百姓們見此,哪個不是熱了眼眶,又有哪個不是酸澀了胸腔。

跟隨著那些家眷們的動作,他們也是紛紛地跟著跪在地上,陪著範清遙一起磕頭。

一時間,人山人海的人群因為跪拜而形成了一道人浪。

遠遠望去,排山倒海,似江河滾滾!

那一聲接著一聲的請願響遏行雲,穿雲裂石!

“皇上英明!懇請皇上給花家一個清白——!”

“皇上英明!懇請皇上給花家一個清白——!”

如雷貫耳的請願聲之中,以範自修為首的幾個大臣呆愣當場,如遭雷擊。

看眼著那帶頭鬨事的範清遙,他們恨得牙都是咬疼了。

可就算是再恨,現在的他們也是無人敢動半分。

就憑百姓們現在那聲勢浩大,氣貫長虹的氣勢,若是他們敢動範清遙一個頭髮,那些百姓還不分分鐘把他們幾個老骨頭給生吞活剝了?

而如此撼天震地的高呼聲,就算是不用人傳話,皇宮裡的人也是能聽得真真切切。

就是連一直躺在床榻上裝昏的三皇子都是快要裝不下去了。

他知道範清遙是厲害的,卻冇想到竟有如此本事。

既如此,他便是更加不能放手了。

範清遙……

他要定了!

坐在月愉宮正廳裡的永昌帝,臉都是黑的快要看不清楚五官了。

主動帶人鬨事不說,竟還如此光明正大的拍他的馬屁?

皇宮外麵一聲聲的皇上英明直衝雲霄,讓他就是想重罰那丫頭都是開不了口!

永昌帝是忌憚花家的兵權,但也真的不是想要花家所有人的性命。

哪個皇帝不愛名,哪個皇帝希望等自己百年之後了,被百姓痛罵不止?

愉貴妃偷看著皇上的臉色,心道一聲不好,趕緊開口道,“皇上,花耀庭部下重傷三皇子一事是……”

話還冇說完,就是收到了永昌帝的一記眼神的警告。

彆以為你悄悄做了什麼朕不知道。

朕不說,但不代表朕就是個瞎子!

“白荼。”

“奴纔在。”

“拿聖旨來。”

“是。”

永昌帝低著頭,將心裡早已擬定好的聖旨斟酌了再三才落下了筆。

此番三皇子遇刺一事,他想要得到的一切目的已經達到,確實冇有必要斬草除根。

況且花家那丫頭點石成金的手實在是讓他不捨割捨。

如此他倒是不如留下一點餘地,也好讓花家那丫頭繼續能心甘情願的掏銀子。

愉貴妃看著那落在聖旨上的字,五臟六腑氣得都是在打著顫的。

她用三皇子的安危往上澆油,那個死丫頭就是煽動百姓往上撲雪……

真的是太可恨了!

轉眼,朝著身邊的瑞王示意了一眼。

就算要不了花耀庭的命,她也得咬下花家一塊肉。

如今大仇已結,若給花家再次翻身的機會,花家勢必要成為澤兒謀權路上最堅硬的絆腳石。

瑞王愣了愣,不過很快便是想到了什麼,偷偷溜出了月愉宮。

白荼親自端著聖旨的跑出了宮門。

宮門口,範清遙還在一下下磕著頭,飽滿的額頭早已血肉模糊一片。

白荼疼得嘴角都是一抽,趕緊攤開了手中的聖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花耀庭之部下刺傷皇子,茲事體大,無可爭議,花家難辭其咎,應其罪當誅,念花家為國儘忠多年,免其死罪,即活罪難逃,花家所有男丁發配充軍,花耀庭剝官削職,告老還鄉,永世不得再踏入主城一步,欽賜!”

一生功勞全部抹殺,聯通花家所有男丁以後也是全部斬斷了……

欲加之罪,帝王之忌。

何患無辭!

可是範清遙知道,這對於花家來說卻是最好的結局。

隻要人還活著,就是還有希望的。

白荼上彎著腰將手中的聖旨遞了過去,他是真的既欣賞又佩服這位花家外小姐。

就這膽識這氣魄……

就是在主城的小姐堆裡仔細地扒拉怕是也找不出第二個了。

這般想著,就是連說話的聲音都是難得的客氣,“花家外小姐安心,皇上還是念著花家好的,花家外小姐也還是清平縣主。”

清平縣主……

清平低調,息事寧人。

如同外祖的封號一樣可笑。

範清遙麵無表情地接過了聖旨,“臣女叩謝皇上仁慈。”

仁慈兩字故意咬死,譏諷之意不言而喻。

“小清遙……”

一個熟悉的聲音驟然響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