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臉上的所有冰冷和防備順勢消失,錯愕地朝著不遠處望了去。

宮門裡,一個挺拔的身影正緩緩走來,那張威嚴與慈愛並存的臉龐是那樣的熟悉。

範清遙的眼眶一瞬間就是紅了,咬破了的嘴張開半晌,才輕聲喚道,“外祖……”

花耀庭的眼睛也是紅了的,幾個大步衝到了自己的外孫女兒麵前,都是準備好了要質問的。

為什麼你不按照我的叮囑去投靠我的部下?

為什麼你要如此的任性妄為?

為什麼你就是不按照我交代好的去做?

可是當他看見哪怕是跪在地上都腰板筆直的外孫女兒!

哪怕是頭破血流也要保住花家所有男丁性命的外孫女兒!

哪怕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也要孤軍奮戰的外孫女兒!

千言萬語隻彙成了一個動作……

眾目睽睽之下,花耀庭一把將跪在地上的範清遙拉了起來,緊緊地擁抱在了懷裡。

真的是他的小清遙……

也隻有他的小清遙方能如此……

範清遙感受著爺爺的懷抱,緩緩閉上了眼睛。

冇有什麼,比這個遲來的懷抱更為溫暖。

遠處的百姓們看著這動人的一幕,都是紅了眼睛的。

可是他們冇有哭,更不會讓眼淚流下來。

花家得以保全是好事,是喜事,他們的將軍活下來了,花家都是活下來了!

“傻丫頭,疼不疼?”花耀庭微微拉開一些距離,看著範清遙那血肉模糊一片的額頭,心疼的直皺眉。

範清遙卻笑了,“外祖冇事。”

若是以往,花耀庭定當會說這是花家女兒應該的,但是現在,他卻隻是道,“冇事兒,疼的話外祖一會給你吹一吹。”

範清遙點了點頭,攙扶著外祖的臂彎,“外祖,我們回家。”

夕陽西下,映照在祖孫倆的身影上,溫暖而又明媚。

圍繞在宮門口的百姓們,也是不自覺地紛紛跟在了後麵。

似是在護送,又似是在送行。

宮門口,幾個六部大臣被忽視的徹徹底底。

打眼望去,還不如宮門前的石獅子招人待見。

就算花家被免職,就算花家的男丁被流放,他們也是冇有一個人能笑的出來。

因為他們心裡很清楚,這跟他們當初預計的完全不一樣。

說白了……

這一仗是範清遙贏了!

以一敵四的她贏得有多漂亮,他們幾個就是有多打臉!

郭殷酸溜溜地看向範自修道,“範丞相果真是養了個不得了的孫女兒啊!”

周淳哼了哼,“隻是不知以後範丞相出事時,您的孫女兒會不會也如此儘心儘力。”

吳昊天飄飄悠悠地接了一句,“目測夠嗆。”

他們幾個不但要懟,更要往死裡懟。

但凡那範清遙稍微顧忌一點自己的祖父,他們也不會如現在這般丟人現眼。

說白了,還不是你範丞相冇威嚴冇尊榮冇能耐!

範自修,“……”

若不是一把握住了白荼的手臂,隻怕真的是要被氣的昏死當場了!

逼宮的聲音漸漸平息,主城又是恢複了往日的安寧。

隻剩下那一口口嶄新的棺材還留在宮門前,刺激著宮裡麵所有人的眼球。

還在花家等著訊息的眾人,急的都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砰——!”

虛掩著的府門忽然被人撞開,竟是幾十個侍衛明晃晃地衝進了門。

許嬤嬤上前一步,將凝涵等一眾婢女擋在了自己的身後,“花家府邸豈容亂闖!”

“花家?哪裡還來的花家?”一聲譏笑悠悠響起。

隨著侍衛們讓出一條路,就見瑞王就大搖大擺丟走上了前。

許嬤嬤前些年跟在老夫人的身邊是跟瑞王見過麵的,一愣之下趕緊就是跪在了地上,“老奴給瑞王請安。”

瑞王看著跪在麵前的許嬤嬤,唇角的譏笑就是更濃了,“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有資格與本王問安?”

說話的同時,更是抬腳踹向了許嬤嬤的胸口。

許嬤嬤年邁的身體被踹倒在了地上,一口氣冇提上來直接就是昏了過去。

誰也冇想到瑞王說動手就動手,院子裡的人都是嚇了一跳。

凝涵趕緊跑到許嬤嬤的身邊,眼看著許嬤嬤的嘴角滲出了血絲,抬頭時滿眼的怒意,“這裡是花家!王爺如此說動手就動手不怕失了分寸麼?”

凝添和狼牙也是從後麵走了上來,將許嬤嬤和凝涵擋在了後麵。

小姐走之前將這個家交給了她們,隻要有她們在,誰也不能動彈了花家。

瑞王氣得胸口都疼了。

他是來看花家落魄的,結果這些死奴才竟如此礙他的眼!

猛地抬起手,瑞王陰狠地命令著,“來人!這些奴才以下犯上,給本王往死打!”

頃刻之間,幾十名的侍衛就是將院子裡的下人都是給圍繞住了。

他們不由分說地抽出腰間的長刀,直逼向了每一個在場的人。

其中一個距離那些侍衛最近的丫鬟,直接被他們抓住了頭髮,生生抹了脖子。

鮮血噴濺,染紅了院子的地磚,也同樣染紅了所有人的眼睛。

狼牙本身就是有狼的氣息,在看見鮮血時就是連瞳孔都豎了起來,他如同本能地發出了一聲獸類的吼叫,直接朝著那殺了丫鬟的侍衛撲了去。

凝添保護在凝涵和許嬤嬤的身邊,跟七八名侍衛糾纏著。

忽然,一個侍衛就是舉起長刀朝著凝添的身後砍了去。

凝涵嚇得失聲大叫,“姐——!”

鮮血再次噴濺,凝添卻是冇有感受到意料之中的疼痛。

她轉過身,就是看見一個丫鬟正擋在了她的身後。

那鋒利的長刀,從丫鬟的肩膀一路劈向後腰,連骨頭都是露了出來。

溫熱的鮮血,噴了凝添滿臉,連同她的雅靜都是一併染紅了。

丫鬟重重倒在地上,卻冇有喊疼更冇有喊冤,隻是看著凝添用儘最後的一絲力氣道,“凝,凝添姐,姐姐,老,老夫人和夫人是,是小姐的命,你,你一定要保護好她,她們……”

“啊——!”

撕心裂肺的嘶喊聲,從凝添的口中直衝而出。

她轉眼看向那些再次靠近凝涵和許嬤嬤的侍衛,瘋了似的衝了過去。

院子的丫鬟和小廝們一個接著一個的倒下,鮮血漸漸彙聚成了粘腳的紅河。

瑞王坐在侍衛搬來的椅子上,冷眼旁觀地笑著,看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