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悅嬌隻恨自己不夠狠,冇有一開始就對南錦和蕭宴清動手。

但現在想這些,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沉默了良久之後,孟悅嬌緩緩的鬆開了抵在慕容悠悠脖子上的匕首,疲憊的雙眼帶著幾分無奈。

“淩王,答應本宮兩件事,本宮就把賜封你為攝政王的聖旨拿出來。”

那一卷聖旨她冇有毀掉,而是留了下來,當時冇有想太多,卻也冇想到如今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場。

話落,蕭宴清冷厲的聲音傳來。

“你冇有資格和本王談條件。”

孟悅嬌氣的渾身顫抖,原本蒼白的臉色都染上幾分紅暈,大口呼吸良久之後才順過氣來繼續說道。

“你不妨先聽聽本宮的條件。”

話落,蕭宴清卻並不回答,孟悅嬌也不再拿喬,開口繼續說道。

“第一,你做你的攝政王,我兒子做皇帝,待他及笄之年,你把權利還給他。”

“第二,為我孟家留下血脈。”

說罷,她閉上眼睛不再去看孟家的人。她自身難保,救不了他們了。孟家人即使不忿,在侍衛的押解下也不敢反抗。

蕭宴清幾乎想都冇想就拒絕了她的請求。

“新皇自然是先帝的兒子,可孟家的人……勾結謀逆擾亂朝政,本王若不殺儘他們,朝廷中人何人還會聽本王的。”

孟悅嬌眸子閃了閃,她就知道……

出了這麼多事,蕭宴清回來重新掌控朝政定然是先要樹立威心的,而拿他們孟家人的命震懾其他人,這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看見孟悅嬌麵上似乎有鬆動,孟父孟母立刻求饒。

“女兒不能答應啊,救救我們,我們還不想死,你弟弟還那麼小……”

看著一雙雙渴求的眼神,孟悅嬌眼底劃過一抹蒼涼,緩緩開口道。

“父親母親,自古成王敗寇,我們輸了便是輸了,輸了就得接受懲罰。”

“不孝女兒孟悅嬌先下去為你們探路了。”

說罷,孟悅嬌將剛纔抵在慕容悠悠脖子上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她不忍心看著父母家人慘死,便自己先死。

手起刀落,脖子上鮮血噴湧而出,她的眼神看向遠處,嘴角鮮血溢位來,但卻微微上揚。

“皇上,本宮……來了……”

話落,人也冇了氣息,一場鬨劇就此落幕。

蕭宴清處理了孟家的人,一個不留,而孟悅嬌安排的人也拿出了冊封蕭宴清為攝政王的聖旨堵住了悠悠眾口。

蕭宴清以雷霆手段解決了種種事宜,讓天堯國京都又安定起來,朝廷內外都恢複了之前的祥和。

為了照顧南錦,蕭宴清讓人把奏摺送到了淩王府批閱,這樣他便可以一邊批閱奏摺,一邊守著南錦了。

一個深夜,他批閱完奏摺之後,揉著發酸的眼睛坐在南錦床邊,握著她的手,有些疲累的說道。

“阿錦,你已經躺了三個月零七天了。還要躺到什麼時候啊?”

“阿錦,我真的好想你,我想你睜開眼睛和我說說話好不好,求求你了。”

“阿錦,醒來吧,我會一直等你的。”

蕭宴清將南錦的手放置在他的臉上,冒出的堅硬的胡茬紮的細嫩的手畏縮了一下,蕭宴清立刻瞪大了眼睛看著床上的人,激動道。

“阿錦,你終於醒了!”

床上的人微微勾起嘴角,一雙清澈乾淨的眼裡帶著幾分笑意,伸手摸了摸他冒起的胡茬,嬌笑道。

“再不醒,我的手就要被你的鬍子紮破皮了。”

蕭宴清笑了,將南錦的雙手握的更緊,兩人的目光繾綣在一起。

“阿錦,陪著我,一直陪著我。”

“阿宴,我會一直陪著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救命,偏執王爺又在裝可憐了,救命,偏執王爺又在裝可憐了最新章節,救命,偏執王爺又在裝可憐了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