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147章 榮門往事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2-02 10:48:10 源網站:LBZ

-

獲取第1次

有這群小賊幫找小朵,我心裡頓時踏實不少。

和柳爺喝著茶,聊著天。

聊了一會兒,柳爺忽然感歎一句。

“哎,你看咱自稱爺。但榮門這些老傢夥,真正能稱得上爺的,牛老那是頭一份兒。哈北榮門能有今天的風平浪靜,可全仗著牛老……”

哦?

我好奇的看了一眼柳爺。

對於之前牛老之前的曆史過往,我還真並不清楚。

見我一臉疑惑,柳爺則給我講述說:

“我要是記得冇錯的話,牛老是八年前來的咱哈北。牛老人講究,榮門的老規矩,那是守的真真兒的。人家還不仗著自己是高買,就顯得高人一等。對我們這些晚生後輩們,從來都是平等相待!”

說著,柳爺喝了口茶。

而他說的高買,指的是榮門中的頂尖高手。m.

隻要出手,就必定是大買賣。

“不過五年前,哈北榮門忽然亂了套。打南粵那麵回來了個陳麻子。這老癟犢子糾集了一群小蟊賊,也不知道在哪兒,又借了不少打手。開始搶奪地盤兒。咱哈北八區九縣,隻要是他陳麻子的人,上過路的地方。這王八犢子就自認是他陳麻子地牌。你說,這其他人家,能同意嗎?”

“肯定不會同意!”

見柳爺聊的正在興頭上,我便附和了一句。

“對嘛,肯定不同意。開始呢,大家還坐下對對,講講道理。可時間一長,誰特麼有這個耐性了。乾脆,打吧!這一打,哎呦,那叫一個天翻地覆,慘不忍睹啊。小兄弟,不是和你說大話。那陣子打的,天天榮門的小崽子們,都得有幾個斷手斷腳的。柳金河,知道吧?一天不扔兩個餵魚的,那都不算打架……”

說著,柳爺把一直握拳的左手,伸了過來。

“看,咱這小手指,就是那時候被人用小刀割下來的。就這樣,這場血戰,那是鬥了半年有餘。哪家損失都很大。倒是陳麻子這個老癟犢子,地盤是越打越大,人手越打越多……”

“為什麼啊?”

聽的出神的老黑,忍不住問了一句。

“為什麼?是因為人家背後有人支援,能借來打手啊。咱們這些小賊們,論打架,哪是人家打手的對手啊?平常那些冇有主心骨兒的小蟊賊,見陳麻子勢大,自然就加入他了。後來啊,大家一琢磨,這事兒這麼下去不行。再這麼下去,都得讓他陳麻子給打散嘍。於是就有人提出,找人把事兒平了。思來想去,在哈北能有這個分量的人,那隻有牛老!”

說著,柳爺翻了翻眼皮,開始回憶著。

“我要是冇記錯,那應該九六年的冬月,我就記得啊,那天那大雪下的,那叫一個大。中街的街上,連條狗都冇有。當時,我們在中街百順樓擺的場子。陳麻子、我,還有哈北各大賊頭兒,全都到場了。牛老當時帶著那小野丫頭去的。當場牛老提議,各家握手言和,重新劃定地盤兒,不能這麼打下去了!”

“我們當然同意啊。但陳麻子不乾。這老鱉犢子兵多將廣,背後還有人支援。你是不知道,當時現場,陳麻子那叫一個囂張。甚至對牛老,都是出言不遜!”

說著,柳爺竟然笑了起來。

“當時牛老倒是冇說什麼,小朵那野丫頭卻不乾了。當場掏刀,就要剮了陳麻子。要不是牛老攔著,那小野丫頭,可真能和陳麻子拚命!”

我也跟著笑了下。

小朵的性子,我瞭解。

這種事,對她再尋常不過。

“那後來呢?怎麼解決的?”

柳爺講的繪聲繪色,我不由的聽的入迷。忍不住追問了一句。

“見陳麻子不同意,牛老也急了,當場摔杯,發下重誓。如果陳麻子不同意,他保證哈北以後,不會有陳麻子半寸地盤。我記得牛老的原話是,他這把老骨頭雖然單薄,但上稱也能有點斤兩。從明天開始,他就請全國各地老榮,集聚哈北。隻要陳麻子的人,敢露一個,他就打一個。打到陳麻子滾出哈北為止!”

柳爺講的我和老黑都熱血沸騰。

想不到,慈眉善目的牛爺。

竟然還有這一段熱血曆史。

“陳麻子也不傻。牛老雖然獨來獨往,但他的徒子徒孫們,在全國各地,可是遍地都有。不少都是當地赫赫有名的賊王。這幫人要是齊聚哈北,那還有他陳麻子什麼事了?想來想去,陳麻子同意了。但是,這老癟犢子太特麼陰損,他提了個條件!”

說著,柳爺拿起他的菸袋,點上一鍋。

吧嗒幾口,才繼續說著:

“他提的條件是,牛老以後不得再吃榮門飯,不得接受榮門的供養。你們想啊,牛老這人,榮門混了一輩子。不吃榮門飯,就等於斷了他的活路。不得接受榮門供養,就是他所有徒子徒孫,包括咱們這些人。誰給的,牛老都不能接受!那你說牛老帶著一個小丫頭,你讓他怎麼活?”

柳爺邊說,邊搖了搖頭。

“哎,當時哦,咱們這些人,都聽不過去了,勸牛老彆答應。可牛老卻當場立下重誓,接受了陳麻子這個條件。牛老本來手裡也冇多少積蓄,他花錢又大,又仗義疏財。那點積蓄,冇多久就花光了。這你就明白,為什麼牛老這麼響噹噹的人物,後來會住橋洞,弄的跟丐幫似的。就連住院,都拿不出錢來。其實啊,我們也暗地裡,給他送過錢。可人牛老一身傲骨,既然起過誓,就堅決不受!哎,要不你幫他拿了這三十方。牛老可能真的就交待在哈北嘍!”

一段往事,聽的我心潮澎湃。

又忍不住,一陣唏噓。

這也解答了我心裡的疑惑。

為什麼當時小朵會喬裝乞丐在麻將館裡偷錢。

還有牛老最後,窮困到連看病錢都冇有。

柳爺依舊吧嗒著菸袋,抽了幾口,才又說道:

“你小子也算是牛老的人。有件事我也可以告訴你,你知道當時支援陳麻子的人,是誰嗎?”

“誰?”

“鄒家老爺子,鄒萬裡!”

啊?

我不由的驚歎一聲。

冇想到,榮門的這些事。

鄒家居然也會參與其中。

“鄒萬裡這個老王八蛋,要不是他支援陳麻子。咱也不能折了那麼多徒子徒孫。一提起他,我這牙根就癢癢。哎,但咱也冇辦法。鄒家勢大,咱也得罪不起!”

柳爺說完,便無奈搖了搖頭。

可我心裡,卻如平地驚雷。

我們正說著,全哥忽然走了過來。

看了我一眼,對柳爺說道:

“爺,回信了,打聽到小朵的訊息了……”

“那快說吧,囉嗦什麼?”

“這丫頭和陳麻子的兒子在一起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