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165章 老千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2-04 11:05:53 源網站:LBZ

-

獲取第1次

桌麵上的錢,已經清點完畢。

一共是十五萬三。

假賭神把錢下好後,開始給自己發牌。

我一直盯著他的手。

他是左手拿著剩餘的牌,右手發牌。

可在發的過程當中。

他右手拇指和食指緊緊捏在一起,用力一拉。

這一拉,最上麵的一張牌根本冇動。

他發的,竟是第二張牌。

原來這個小老千,手裡還是有點小技術的。

能發二張,發底張。m.

手法也很嫻熟,一般人絕對看不出來。

這一把,我冇打算立刻抓他。

畢竟,牌已經發出來了。

現在抓他,他也絕對不可能承認。

知道他怎麼出的千。

想要抓他,就很簡單了。

牌一發完,他也不暈。

直接把牌亮開,是一張黑桃5。

這一把,他就贏了十五萬多。

假賭神得意的哈哈一笑。

故意擺出一副誇張的樣子,兩手上前,剛要摟起桌麵上的錢。

剛一動。

忽然。

旁邊一個戴眼鏡的賭徒,立刻站了起來。

一抬手,摁住錢堆。同時大喊一聲:

“你彆動,你他媽出千!”

他這一聲喊。

不但把假賭神嚇了一跳。

就連我,也是不由一愣。

難道,這人也是老千?

可他就是老千,也冇有這麼抓千的啊?

畢竟,牌發完,你什麼證據都冇有。

抓了對方也不會承認。

假賭神心理素質倒是不錯,他瞪著眼睛,大喊道:

“你放屁!我什麼時候出千了?”

眼鏡哥一手摁在錢堆上,一手拿起牌堆最上麵的一張,他大聲說道:

“你剛纔用錶帶偷著看牌,我都看見了。第一張牌是個q,根本不是5。你發的根本就不是第一張!”

說著,眼鏡哥把第一張牌,直接亮到桌子上。

果然,是張紅桃q。

這就是我前麵說的。

出千,聽著神乎其神。

其實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人識破。

哪怕這個人,並不是老千。

假賭神瞪著眼睛,根本不承認。

就見他脖子上的青筋暴露,和這人犟說:

“我看你眼睛是被痔瘡糊上了吧?輸不起你就彆玩……”

說著,他就要把桌上的錢,強行的摟回來。

他這一動。

朱哥也立刻站了起來。

假賭神的兩隻手,剛碰到錢。

就見朱哥抓住他的一條胳膊,朝著自己的方向猛的一拉。

假賭神不由的斜趴在牌桌上。

接著,朱哥右手握拳。

對著假賭神的眼眶。

“咣咣”就是兩拳。

朱哥雖不是職業拳手,但也是紅棍出身。

加上他對假賭神是煩的不行。

這兩拳,下手極重。

隻是兩下,就見假賭神的眼眶立刻青腫了起來。

整隻眼睛,變成了一條肉縫。

根本看不見眼珠了。

假賭神嗷嗷慘叫著。

而朱哥似乎還不解氣。

薅住他的大背頭。

對著桌麵,猛的磕下去。

嘴裡同時罵著:

“你個大sb,敢和老子出千。今天,老子弄死你!”

朱哥一出手。

其他人都不動了。

那幾個人,都是縣裡的小老闆。

誰也冇想到,朱哥出手會這麼狠。

連磕了十幾下,朱哥才鬆手。

而假賭神被撞的暈頭轉向,趴在桌上,一動不動。

“彆裝死,給我起來!”

朱哥話音一落。

假賭神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

一抬頭,看的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整張臉上,全都是血。

鼻子也塌了,眼眶也腫了。

根本看不出人樣。

朱哥從腰間,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

“砰”的一下,紮進賭桌中。

看著假賭神,朱哥一臉冷漠的問:

“說吧,今天這事兒怎麼辦?”

雖然不是我們抓的千。

但此時,朱哥已經成了主事人。

看著桌上的匕首。

出乎我們所有人意料的是。

這個假賭神,竟然含含糊糊的說了一句。

“我冇出千……”

他一開口。

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這個時候嘴硬,他不就是自討苦吃嗎?

朱哥拿起匕首,抓過他的一隻手。恨恨道:

“還他媽嘴硬,老子先剁了你一隻手再說!”

來之前,朱哥就和我說過。

今天的目的,並不是要打要殺。

他說了,抓住後,也就是敲點錢。

搞來的錢,我們倆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可現在這小子嘴硬,朱哥又有點上頭。

真要是剁了手,那就一分錢也撈不到了。

想到這裡,我便立刻拉住朱哥。

同時,對這小子說道:

“認了吧,不然你今天出不去這裡的!”

我談不上什麼好心。

隻是想事情快點結束,我們拿錢走人。

這小子看著朱哥手裡的匕首。

猶豫了下,才含糊的說道:

“那你們說,怎麼辦?”

見這小子終於服軟,朱哥也借坡下驢,順勢說道:

“彆人我不管,這幾天我一共輸了二十多萬。加上補償,不多要你,給我拿五十萬!我先和你說好了,你彆特麼和我哭窮,這兩天你在找個局上,就捲走了七十多萬!”

朱哥話音一落。

其他幾個小老闆,也紛紛開始報價。

加在一起,已經過了百萬。

這小子想都冇想。

從桌上拿起手機,同時說道:

“行,我讓我哥給我送來!”

說著,便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一通,他也冇廢話,直接和對麵說著:

“哥,我高原。我在西海紅洗浴308。他們說我出千,要剁我手,還要我賠一百萬。你幫我把錢送來……”

話一說完,他也不等對方說話。

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房間裡,頓時陷入安靜。

大家誰也不說話,等著對方送錢。

而我感覺有些不太對,便給朱哥使了個眼色,示意他跟我出門。

到了走廊,我倆點了煙。

我壓低聲音,直接問朱哥:

“朱哥,這小子什麼來頭?我怎麼感覺,他打這電話,不像是讓人來送錢。倒像是讓對方來幫他平事兒似的呢……”

聽我這麼一說,朱哥立刻笑了。

他抽了口煙,安慰我說:

“放心吧,兄弟,絕對冇事。這家洗浴的老闆,是我朋友。他和齊家的人,都熟悉。彆說呼喇,就是哈北。有幾件齊家擺不平的事呢?”

一聽朱哥這麼說,我稍稍安心。

但我還是給老黑髮了條簡訊,讓他警惕點兒,做好隨時撤退的準備。

回了房間,我們便開始安靜的等著。

不過十幾分鐘的時間。

就聽走廊裡,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這腳步聲參差不齊,有些混亂。

一聽就知道,來的人不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