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231章 對決(一)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1-29 11:17:49 源網站:LBZ

-

獲取第1次

晴姨開始發牌。

我和六指鬼手,坐在彼此對麵。

誰也不說話,但都盯著對方。

我們兩人都知道,這個局想出千,困難重重。

而現在,則是考驗賭術的時候了。

所謂賭術,和千術是有根本區彆的。

賭術,指的是牌技。

利用聰明的頭腦,超強的心理素質,細緻入微的觀察。來提升牌局的勝率。

而千術,則是騙與詐。

六指鬼手的明牌,是一張紅桃k。

而我的明牌是張黑桃j,暗牌是一張黑桃10。m.

像我這種起手牌,還是很不錯的。

可以買同花,買順子。

甚至,可以買同花順。

當然,像買四條、葫蘆、三條、兩對,也都有機會。

但看著不錯,如果按照概率來計算。

我上麵所說的,其實概率都不大。

比如,52張撲克牌中。

可以組成同花順的牌型,一共有40種。

但從52張牌,隨機發五張進行排列。

會有二百五十多萬種排列方式。

而組成同花順的概率,隻有0.00154%。

組成同花的概率,是0.196%。

雜順的概率,是0.39%。

四條的概率,僅比同花順高一點,是0.024%。

而葫蘆和三條的概率,分彆為0.14%和2.1%。

這也是為什麼,賭徒熱衷於千術的主要原因。

因為,想拿到一手大牌,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兩張牌發完,晴姨衝著六指鬼手,優雅說道:

“鬼叔k大,先說話……”

鬼手掃了一眼我的牌麵。

拿起一個五萬的籌碼,扔到桌麵上。

“五萬!”

“跟了!”

我丟過去一個五萬的籌碼。

基於牌型判斷,選擇了跟注。

晴姨開始繼續發牌。

先給六指鬼手發過去一張。

梭哈的規則是,第三張開始,荷官暗發,由賭客自己亮牌。

這中間,賭客一般都是習慣撚牌和暈牌。

果然,六指鬼手也一樣。

拿著牌,開始一點點的暈著。

而我的眼睛,一動不動,死死的盯著鬼手。

雖然一般的老千,很少開始便出千。

但我們這次對賭,一共隻有十局。

他很有可能,從第一局就開始出千。

六指暈牌的速度很慢。

忽然,就見他第六根手指,微微向內一翹。

而手背立著,我根本看不到他那根手指,到底在做什麼。

但我感覺,他一定是出千了!

正想著,六指鬼手亮開了牌。

是一張方塊7。

我心裡有些疑惑。

我感覺,六指鬼手翻牌了。

用哈北梭哈圈子的術語說,是他翻板了。

所謂翻板,是他利用手法,把之前的第一張暗牌亮開。

而把剛剛發的一張牌。作為暗牌,扣了下去。

可能很多人不懂,翻板有什麼作用呢?

其實很簡單。

以六指鬼手這把牌為例。

他第一張是k,底牌是7。

如果剛剛給他發的第三張牌,是k的話。

他便是明對k。

我看到之後,肯定要選擇棄牌。

但如果他把那張k換成暗牌,他就是暗對k。

而我牌型如果還可以的話,一定會選擇跟注。

這樣,他就能做到利益最大化。

這種小手法,在梭哈圈裡很常見。

一般的賭徒,都會用這招兒。

晴姨給我發了一張方塊k。

我現在的牌是10、j、k。

三張不同色,已經買不成同花。

最大的,隻能買到雜順。

“方塊k說話!”

我想了下,拿起一個一萬的籌碼,扔到桌上。

“一萬!”

六指鬼手嘴角上揚,不屑一笑。

他看了一眼我的牌麵,直接說道:

“你下這麼小的注,也是夠丟曉嫻的人了。我跟你一萬,大你十萬!”

說著,朝桌上丟了十一萬的籌碼。

看著籌碼,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現在六指的牌麵,是一張k,一張7。

而他剛剛翻板了的話。

翻板的那張牌,可能是k,也可能是a。

總之,不是大牌,他根本冇必要翻板。

我拿起一個十萬的籌碼,在手裡來迴轉動。

但眼睛,卻盯著六指鬼手。

賭術中,講究察言觀色。

也就是利用對手的神態、動作、習慣,以及其他細緻入微的表情。

來判斷對手牌型的大小。

這種做法,在德撲圈極為流行。

以至於有些歐美的職業牌手,在打比賽時。

總是戴上墨鏡,或者棒球帽。

用來遮住自己的麵部,免得對方察覺到自己表情的變化。

可能有的人會覺得,是不是太誇張了一些。

而實際上,一點也不誇張。

我曾見過,一個做糧食深加工,身家千萬以上的老闆。

打五塊錢的炸金花,發到大牌時。

他的手,就忍不住會輕微顫抖。

其實,這是人的心理素質的體現。

和他有多少錢,冇有一點關係。

我依舊觀察著六指。

但可惜的是,我和六指今天剛剛見麵,一把牌還冇打完。

我根本冇辦法,從他的神態中,找到任何的規律。

我再次看了下自己的手牌。

接著,合牌,棄牌。

“不跟了!”

見我棄牌,六指鬼手嗬嗬冷笑,挑釁的看著我:

“這就棄牌了?”

說著,他把自己的暗牌亮開。嘲諷說道:

“我還以為,是個多高明的對手呢。一張梅花3,就把你嚇成這樣?”

六指鬼手話音一落。

周圍的暗燈,有人低聲哧哧嘲笑著。

不得不說,六指是個老狐狸。

行事多變,又懂得攻心為上。

他現在這麼做,就是為了激怒我。

我點了支菸,平複下心情,慢悠悠說道:

“冇到最後一局,便是冇分勝負。晴姨,麻煩你發牌吧……”

說著,我拿起一個兩萬的籌碼,下了底注。

我們這局的底注,是逐一疊加的。

一共十局,第一局底注一萬,第二局便是兩萬,最後一局則是十萬。

這也是為了防止前麵幾局贏了後。

便隻下底注,不再跟牌。

畢竟,我們最後是按照籌碼多少,來決定輸贏。

接下來的四局,我有輸有贏。

總共算下來,我現在輸了十一萬。

也就是說,剩下的五局。

如果我不能把這十一萬贏回來,那我的結果便是輸。

而確保贏的辦法,隻有一個。

便是出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