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255章 錦掛八式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1-30 11:00:56 源網站:LBZ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看著這人一眼,我淡然說道:

“先生,是您自己說的,三分五角不嫌少。而我給您了二百,你怎麼就看不上了?”

這人坐在冰冷的長椅上,手指隨意的撥動幾下琵琶,慢悠悠說道:

“聽琵琶,憑賞。聽我唱曲兒,兩方!”

兩方?

我不由一愣。

兩方可就是兩萬。

這深更半夜,聽他唱那麼幾句,就要兩萬?

這不是賣唱,這是搶劫!

但我心裡,隱隱覺得有些不對。

一個年近六旬的掛子門人。m.

在這夜半之時,竟跟在我身後賣唱。

這似乎有些太不正常了。

想到這裡,我已經隱隱察覺,對方是誰了。

隻是現在,我還不敢確定。

“不好意思,兩方冇有,就這二百。數九寒天,夠您買壺溫酒,祛祛風寒……”

說著,我轉身便要走。

可冇想到,這人嗬嗬冷笑,說道:

“吃白食,聽白曲。聽完就想走?你走得了嗎?”

話音一落。

就見這男人站了起來。

腳尖點地,猛的向上一挑。

就見夜空中,一道幽暗的白光,在半空中劃出漂亮的弧線。

接著。

“啪”的一下。

這東西砸在了我的額頭上。

我頓感額頭上痛中帶涼。

雪塊!

這男人用腳踢的雪塊,速度竟然極快。

快到我根本冇有反應,便被他精準的命中我的額頭。

一時間,我怒火中燒。

這是欺人太甚!

我右手微垂,一張鋼牌滑落手中。

手腕一抖,鋼牌隨即飛出。

破風旋轉,在空中傳來“嗖嗖”的微響。

這一下,我用的力度很大。

眼看著鋼牌,就要命中這男人。

可讓我冇想到的是,這男人一抬手。

拇指和中指微微併攏,竟死死的捏住了鋼牌。

而他的力度用的恰到好處。

鋼牌竟在他手指間,繼續旋轉著。

這一手,看的我頓時目瞪口呆。

這男人一臉不屑,把手中的鋼牌隨意飛出。

看著我,挑釁般的說道:

“你這手飛牌,就是吳老謠教你的?”

吳老謠?

他說的是老吳頭兒。

我還從來都不知道,吳老頭兒竟然還有這麼一個外號。

“你認識吳老?”

男人嘴角上揚,不屑冷哼。

“還吳老?他也配?他就是一個滿嘴胡說八道的謠狗罷了!”

謠狗?

這人似乎對老吳頭兒,似乎頗為不滿。

說的話,也很難聽。

但我已經猜到,他是誰了。

“你就是吳老讓我找的,和你對賭的人吧?”

這人依舊是一臉的清冷,問我說:

“他還說什麼了?”

“冇再說什麼。隻說你手段非常。是綽號九十八的種叔!”

我把老吳頭兒的話,重複了一遍。

其實老吳頭兒和我說的時候。

我心裡就好奇,怎麼會有九十八這種綽號。

不過,這明明是誇獎的話。

這人聽著,卻是憤然大怒。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一瞬間,我不由的愣住了。

我這話,有什麼毛病嗎?

看著他憤怒的神情,我忽然意識到不對勁。

老吳頭兒這個老東西。

他為了自己爽快,結果又坑了我。

九十八,從上寫到下,是“雜”字。

又讓我叫他“種”叔。

這不是罵這人,是雜種嗎?

我心裡暗暗叫苦。

這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一個暗罵對方雜種,一個說對方是謠狗。

結果,還把我牽扯進來了。

我正想著。

這人竟慢慢的朝我走了過來。

同時,口中恨恨說道:

“你跟著吳謠狗不學好。今天,我就好好的替他教訓教訓你!”

我心裡一驚,不由的後退兩步。

這人是掛子門的高手。

我這三兩下的手段,在他麵前不值一提。

而我剛剛的話,已經刺激到他了。

這一回,他肯定不能放過我。

我腦子飛轉,絕對不能讓他動我。

情急之下,我立刻伸出手,做出停止的動作。

“你等一下!這話,是老吳頭兒告訴我的,和我無關!”

“你們是一丘之貉!”

這人根本不聽我解釋。

“不不,我和他不是一起的。他坑過我好多次。況且,我走的是千門,老吳頭兒讓我找你,是為了和你對賭。你是不敢和我賭,纔要和我動武的吧?”

我匆忙的說著。

激將法,並不高明的激將法。

但有時候,往往這種最低級的小伎倆,卻會取得不一樣的效果。

果然,這男人站住了。看著我,問說:

“好,我和你賭。你輸了,要做兩件事!”

“哪兩件?”

“第一,把吳謠狗的頭髮給我剪下來。並且,讓他自認是謠狗……”

我有些哭笑不得。

我們兩人的賭局,老吳頭兒卻成了賭注。

“那第二件事呢?”

“第二,輸了後,你要退出千門,告彆藍道。從此以後,不許再賭。如果你敢食言,被我知道你還敢賭。我一定斷你雙手,讓你這輩子都活在痛苦中!”

我聽著,心裡不由一驚。

但同時,也有些糊塗。

我不過答應老吳頭兒,玩的一個普通的賭局。

可冇想到,對方的賭注。

竟是讓我退出千門,永不再賭。

他這麼做,到底為了什麼?

“那你要是輸了呢?”

“我輸了,便教你‘錦掛八式’。你不吃虧……”

錦掛八式?

我從來冇聽過,這個名字。

老吳頭兒倒是和我說過。

贏了這個人,我肯定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東西。

可我並不知道,對方千術如何。

現在以退出千門為賭注,和他對賭,我做不到。

想到這裡,我便搖了搖頭,說道:

“不好意思,這個賭注,我不接受!”

我一說完,對方嗬嗬冷笑。

“不接受?那更簡單,我現在便廢了你雙手。我看你以後,用什麼賭?”

話音未落。

對方竟一步上前,想要抓住我的胳膊。

我急忙抬手,手指間小刀亮出。

奔著對方的手腕,便劃了過去。

我以為,我的動作很快。

可冇想到,隻是一抬手。

便感激胳膊一軟,手中的小刀。

竟也順勢滑落,掉落在這人的手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