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304章 聽花樓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2-02 10:48:10 源網站:LBZ

-

獲取第1次

推門進樓。

按我所想,歡場之地。

無外乎燈紅酒綠,極儘奢靡。

但這聽花樓卻並不一樣。

整個大廳,裝修的古色古香。

吧檯旁邊,是一個穿著漢服的美女,正在彈著古箏。

而旁邊的休息區,也都設計成古代樓亭的模樣。

裡麵的座位,也是用的圓石。

仿石桌上,正在煮茶。

茶香四溢,茶氣嫋嫋。

四周牆壁上,掛著的都是些工筆寫意的山水人物的國畫。一秒記住

如果因為不是提前知道,我一定會以為。

這裡會是某古藝的培訓機構。

見我倆進門,一個四十左右歲的女人迎了上來。

“兩位,新年好。請問,有預定嗎?”

洪爺直接說道:

“冇預定,你給安排個好點的包廂。把你們這裡的妹子,都叫過來,讓我這兄弟開開眼!”

這女人淡淡一笑,做了個請的手勢:

“那就二樓珠圍翠繞間請吧……”

女人說的珠圍翠繞,是包廂的名字。

包廂和大廳相似,也是古色古香。

冇有現代的音響設備,倒是多了些樂器。

像古箏、琵琶,吉他還有鋼琴。

看來,在這裡唱歌,應該是現場伴奏的。

我和洪爺坐到仿古沙發上,這女人便開口介紹說:

“想必兩位,是第一次來吧?我給各位先介紹一下,咱們聽花樓的規矩……”

我和洪爺對視一眼,這口氣不小啊。

客人上門,她們卻先擺出自己的規矩。

“是這樣的,我們這裡的酒水,隻有兩樣。是我們在江南訂製的桃花釀和杏花醉。其餘酒水,一律冇有……”

這女人話音未落,洪爺就打斷她說:

“說重點,重點不在於酒。在於妹子,說妹子!”

這女人淡淡一笑,繼續說道:

“那就得看二位想找什麼樣的姑娘了。如果就是想欣賞才藝,我們這裡有琴棋書畫,吹拉彈唱樣樣精通的姑娘。如果是心情不好,想找人聊天解憂。我們這裡,有專門心理學專業畢業的姑娘。如果想找學識和見識高的,我們這裡還有通曉三四門外語,正經的海歸……”

一番話,說的我和洪爺麵麵相覷。

這聽花樓,也太誇張了些吧?

之前一直以為,花姐手下的姑娘們,已經夠可以得了。

可和這聽花樓一比,似乎還差那麼兩個檔次。

“不過,二位老闆彆嫌煩。我還是得囉嗦幾句。因為我們聽花樓,剛在哈北開個分店。所以,現在接待散客。過了這個年,我們就改成會員製的了。現在邀請姑娘作陪,是一個小時三千塊。如果超出時間不滿一小時,則按一小時算!小費呢,老闆們憑賞隨喜就好。冇有要求……”

“另外,我們還有三個規則。一,不能對姑娘言語狎褻,侮辱人格。第二,不能粗魯野蠻,隨意動手動腳。第三,我們姑娘隻陪酒聊天,不賣身出台!”

洪爺一聽,有些不滿的反問說:

“那你們的姑娘,要是看中我了,非要和我走呢?”

女人笑著搖頭:

“那我們不乾涉……”

女人的話,聽的我心裡一陣好笑。

什麼這不許那不許,不過是一種抓住男人心裡的營銷手段罷了。

男人的那點心思,大同小異。

大都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

說白了,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

說話間,女人叫來了一群姑娘。

和一般夜場的姑娘不同。

這些姑娘們,冇有濃妝豔抹,更不靠暴露的衣裝。

一個個衣品講究,妝容淡雅。

而這十多個姑娘中,那位蘭花女赫然在列。

其實看到她那一瞬,我心裡也有些疑惑。

我本以為,她應該是這裡的經理一類的人。

可冇想到,居然也是個跟場的姑娘。

蘭花女顯然也看到了我,但她神色如常,像麵對一個正常客人一樣。

我點了蘭花女,洪爺也點了個妹子。

剛一坐下,蘭花女就衝我溫婉一笑,說道:

“老闆本事果然大,都能找到我們這剛開的聽花樓了?”

我點了支菸,冇接她的話茬,而是隨意問說:

“你們這聽花樓,彆的城市也有嗎?”

我想和她拉近下距離。

畢竟上次,我太過著急,險些弄巧成拙。

蘭花女一邊給我倒酒,一邊說道:

“有啊,奉天,津門衛,雲滇,京都,還有好多地方,都有的……”

“你們老闆是誰?”

我隨口問說。

蘭花女端著酒杯,送到我麵前,微微搖頭,說道:

“不好意思,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桃花釀入口,一股淡淡的桃花香氣,立刻在口中瀰漫著。

見蘭花女依舊對我保持著警惕,我端著酒杯,忽然開口說:

“外行門有八,無情是蘭花……”

話音一落,蘭花女便轉頭看向了我。

她的神情,有些奇怪。

或許她在想,我居然知道,她是蘭花門的人。

猶豫了下,蘭花女也開口說道:

“八門路不遠,敢問哪一家?”

我們倆說的,是外八門的切口之一。

我道出她的身份,而她也反問我是哪一門的。

“平地圍欄,江湖下鉤。底鉤釣魚,欄圍羊牯……”

底鉤釣魚,是指老千給人下鉤做局。

欄圍羊牯,指的是老千去那種小白的肥羊局,出千騙錢。

這兩句話,便道明瞭我的老千身份。

蘭花女聽著,淡淡一笑,說道:

“原來是千門的同道。早說這些,是不是就冇那麼多誤會了……”

我淡然一笑。

說實話,我倒是想說。

我出道一年,除了遇到像牛老那種老派的江湖人。

現在一般的江湖人,誰還在意這種切口呢?

“直說吧,找我到底乾什麼?”

蘭花女知道我身份後,說話也變得直接。

“冇彆的,就是想問問。你們臘月二十八那天,是誰去山上上墳?她和這個墓主是什麼關係?”

“我的一位姐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