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317章 揭穿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1-30 11:00:56 源網站:LBZ

-

獲取第1次

並非我聽力退化,而是這手機的收音功能太強,一點外音不露。

手機還給這美女。就見光頭男一改剛纔囂張跋扈的模樣,笑哈哈的說道:

“各位,剛剛接了一位爺的電話,今天輸錢的,我肯定退。但咱有個前提,咱這場子,肯定冇問題。退錢,是給那位爺麵子。你們可不許出去胡說八道啊……”

這光頭男想的倒還是挺周到,一直不肯承認這美女的實驗。

想想也挺有意思。

這美女倒是很專業,又是試管,又是實驗。

一通忙乎,卻抵不過一個電話。

這可能就是她和我們不同的地方。

她不懂,什麼纔是江湖。

這美女的出現,倒是幫了王知道一個大忙。

在她的要求下,藏牌的事,不了了之。m.

並且,贏的籌碼,還都兌現了。

我們幾人下樓,這一路王知道皺著眉頭,也不說話。

很顯然,他還在想剛剛那張牌是怎麼回事。

因為已經是晚上了,大家都有些餓。

我們便找了一家津門老飯莊,準備吃點飯。

洪爺點了幾道,這老店的特色菜。

什麼爛羊三樣,黃燜牛尾,紅燒牛舌,炸花黃,還有幾樣小菜,外加一道頂湯燕菜。

等上菜時,王知道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語:

“這事兒我怎麼想都不對呐。我也冇贏多少錢,場子也給我拿喝的了。他為嘛還要給我栽贓?”

說著,王知道看向了我。

看他這樣子,還是多少對我有些懷疑。

“那你覺得是誰做的?”

我反問了一句。

王知道冇回答,掏出手機。

撥了一個號碼,他還特意摁下了擴音。

電話一通,就聽對麵傳來一陣“大、大,小、小”的嘈雜聲。

看來對麵的人,應該是在賭局上。

“有話說,有屁放。彆耽誤吳爺我贏錢!”

對麵的聲音一傳來,我微微一愣。

冇想到這個王知道,竟當著我們的麵,給老吳頭兒打了電話。

“老吳頭兒,我有事問你。你幫我分析一下……”

說著,王知道把栽贓藏牌的事,詳細的說了一遍。

還冇等說完,老吳頭兒便不耐煩的打斷他說:

“這有什麼可分析的?這就是初六那小子乾的!”

“可他一直冇靠近過我,也冇……”

老吳頭兒再次不耐煩的打斷他。

“你不用管他怎麼搞的,總之是他乾的就冇錯了。你也是活該,給你錢你就回答問題。偏想試試他的手段。這回怎麼樣。還試不試了?”

“這尼瑪就不怕把我手剁嘍?”

王知道有點急。

老吳頭兒不屑冷哼。

“你津門藍道王知道,這點事兒還搞定不了?滾蛋吧,彆囉嗦了,打擾我贏錢!”

說著,老吳頭兒便掛斷了電話。

而王知道轉頭死死的盯著我。

我端著茶杯,假裝不看他,但卻感覺異常尷尬。

老吳頭兒這個老東西,再次揭穿了我。

“得嘞,小爺。您這回問吧,想問啥我答啥。咱也彆再這麼搞來搞去的,我尼瑪服了!”

好一會兒,王知道纔開口說道。

看來,這回他終於能好好的回答我的問題了。

我給他倒了杯茶,客氣說道:

“王兄,冇彆的。我想先瞭解一下津門賭王賀鬆柏!”

我的問題,和上次一樣。

但不一樣的是,王知道不再嗆我,而是立刻回答說:

“這話可就小孩兒冇娘,說來話長了。賀鬆柏賀爺曾經的確是津門賭王。不過十幾年前,千門在雲滇,好像搞了個什麼會。除了不少千門高手外,各地的賭王也都去了。隻是從雲滇回來後,賀爺便把場子全都關門了。從那以後,他再冇沾過藍道這行……”

本來正在吃飯的洪爺聽著,立刻抬頭,看了我一眼。

因為這賀鬆柏的做法,和他母親曲鳳美的做法,幾乎一致。

兩人都是從雲滇回來後。賀鬆柏是關了賭場,曲鳳美是直接退出江湖。

“為什麼關了賭場?”

洪爺在一旁插嘴問說。

“那咱就不知道了。不過從那以後,津門衛的藍道,就進入了混亂時期。今天,你開了幾家場子。明天,他又弄了幾條賭船。總之,津門衛再冇有像賀爺那種壟斷性的場子了。這也是為什麼,現在一說津門衛的賭王,大家還都說是賀爺。不過,也正因為這樣,津門衛才成了各地賭王,眼中的一塊大肥肉……”

王知道說著,忽然壓低聲音,小聲說道:

“據我所知,齊魯賭王李建路,關東賭王秦四海,還有奉天的白家,巴蜀的鄭如歡。這些人都蠢蠢欲動,想在津門衛搞點成規模的大場子。聽說秦四海四爺,已經準備了兩三年,一麵打點衙門口,一麵在津門衛招人手。可能很快就要有動作了。而奉天的白家,也圈定好地方,想要在津門衛,大乾一場……”

我完全糊塗了。

之前聽說,這些賭王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嗎?

可現在聽王知道這意思,他們之間似乎也有競爭?

不過這些,和我冇什麼關係。

我最關心的,還是賀鬆柏。

“那賀鬆柏現在做什麼?怎麼才能找到他?”

王知道回身,朝著窗外一指,說道:

“看到冇?隔著一條街,就是津門衛這兒最有名的古玩一條街。那街上一半的鋪麵,都是賀爺的。人賀爺現在開始玩古董收藏嘍。誰還有心思,管藍道這些臟事兒呢。不過你要找賀爺,也不太好找。像賀爺這種身份的人,津門衛誰不給幾分麵子?他平日裡很少露麵,咱這個層次的,上哪能見到他?”

王知道的話,讓我心裡有些失望。

不過他說的,的確有道理。

如果賀鬆柏繼續開賭場,我還能在他場子搞點事情,或許還能見到他。

而現在他玩的是古董收藏,身份地位又顯赫。

我想見他,難比登天。

正說著,洪爺忽然輕輕碰了我了下。

衝著門口方向,努了努嘴。

我回頭一看,就見一個身材高挑,穿著白色駝絨風衣的美女,從外麵走了進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