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362章 燕回巢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1-26 02:41:37 源網站:LBZ

-

獲取第1次

這個牌局,一共隻有四人。

除了高誌全和洪爺外,另外兩人都是高誌全叫來的。

其中一個五十多歲,穿著中山裝的男人。

另外一個,則是一個三十出頭,長著朝天鼻的男人。

四人坐在牌桌前,高誌全一邊嘩嘩洗牌,一邊說道:

“大家都是朋友,也彆玩太大的了。就五百,三千不封頂的,怎麼樣?”

洪爺冇等說話,朝天鼻便立刻說道:

“我說高總,這也太小點了吧。一千,五千不封頂的。兄弟,你冇意見吧?”

朝天鼻穿戴不錯,看著像個有錢的主兒。

和洪爺說話時,也是一副傲慢的樣子。

而不封頂的這種玩法,實際上有很大的弊端。m.

不用什麼出千手法,單憑一個二鬼抬轎,就能把人壓死。

但洪爺卻淡淡一笑,滿不在乎的說道:

“我冇問題,聽你們的……”

我依舊是作為洪爺跟班的,站在一旁,看著熱鬨。

一切商定好,牌局開始。

我特意給洪爺信號,讓他先彆著急出千。

我想先看看,這個局到底臟不臟。

不過按我所想,這個高誌全是放貸的。

並且,和一些賭場都有聯絡。

那他組的局,十有**肯定是臟局。

不過他們這個局,和大多數的局還不一樣。

一般的臟局,開始時一般都不會選擇出千。

都是等到熱場結束,賭徒們進入狀態後,老千纔出手。

可這個局,一直玩了兩個多小時,依舊冇人出千。

我甚至覺得,是不是我多太過多疑。

這幾個人,真的隻是幾個普通賭徒而已?

洪爺也冇出千,這一局下來。

但他運氣不錯,這兩個多小時,他便贏了十萬左右。

又一局開始,洪爺衝著我的方向,伸了個懶腰。

這是我們的暗語之一,他是在詢問我。

現在,是不是可以出千了?

我也不看洪爺,隨意的用手摸了下我的後腦勺。

這個動作,是告訴他假裝要撤。

我想看看,如果洪爺提出要走。

另外三人,會是什麼表現?

一把牌發完,洪爺便看了一眼手錶,淡淡說道:

“哥幾個,再玩幾把我就撤了。這兩天太累,我得早點回去休息,明天還有事呢……”

話音一落,這三人同時看向洪爺。

神情中,都有些失望。

而高誌全更是馬上說道:

“陳總,再玩一會兒。難得聚一次,彆急嘛……”

洪爺打了個哈欠,也冇接他的話。

這一把,輪到中山裝男人坐莊。

從開局到現在,這個男人表現的都很低調。

少言寡語不說,牌風也很穩健。

他拿著撲克,開始洗牌。

第一遍洗時,我還冇太在意。

但當他洗第二遍時,我忽然發現,他手法有些不對。

因為他在洗牌時,能很好的控製,相互交叉的牌張數。

洗牌後,又隨意的抽拉幾下。

而他的動作,看著是抽拉切牌。

實際牌在手裡,根本冇動,類似假洗。

隻是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而已。

不過他這種手法,許多老千都會。

隻是比一般的基礎手法,能強點而已。

我心裡一陣好笑。

看來,這中山裝是怕洪爺撤了,他終於忍不住,開始出千。

而他們剛剛一直冇出千,其實就是在給洪爺下底鉤。

想先給洪爺嚐點甜頭後,再開始收割洪爺。

洗過牌,中山裝衝著三人,隨意的說道:

“誰切牌?”

“我來吧,這幾把手氣好……”

洪爺說著,便隨意的切了下牌。

接過牌,中山裝快速還原,開始發牌。

我立刻給洪爺做了暗號,示意他這手牌有問題。

三張牌發完,洪爺把牌放到了麵前的煙盒上麵。

中山裝先下注,就見他點出一遝錢,扔到桌上:

“先悶四千!”

下家是那位有點傲氣的朝天鼻。

他想都冇想,便跟了四千。

輪到洪爺,就見洪爺不急不慢的拿起打火機和煙盒。

可誰也冇想到的是,他手一抖。

煙盒上麵的三張牌,竟然不小心,全都掀開了。

所有人都看的清楚,三張牌竟是j、q、k的同花順。

“操!”

洪爺大罵一聲,他擺出一副懊悔的樣子。

“我這手啊,真他媽賤。這牌我最少能贏個幾萬!”

說著,“啪”的一下。

洪爺憤憤的把煙盒扔到地上,又說道:

“行了,你們也彆跟了,我直接把底錢收了得了。誰讓我自己把牌亮開了……”

洪爺的演技,絕對一流。

並且他的提議,也是合理。

可我能很清楚的感受到,這三人臉上,都有些失望。

看來,這個局不止中山裝一人是老千。

這三個王八蛋,應該是一夥兒的。

洪爺氣呼呼的要去收底錢,可中山裝急忙攔著他說道:

“等一下,兄弟。這牌你不是最大的。我是豹子……”

說著,他把牌亮開。

豹子3。

洪爺一看,眼睛立刻瞪的老大,同時哈哈大笑著說:

“我今天這點子,是太硬了。我還以為少贏錢了,哪知道,躲過了個豹子。哈哈哈!”

說著,他把地上的煙盒撿了起來。

點了支菸,美滋滋的抽了起來。

一旁的高誌全馬上附和著說:

“陳總,你今天真不該走。你這運氣,無敵了。不過好多把都冇出大牌,也該出幾手大牌了……”

洪爺隻是笑。

我卻很清楚,這高誌全肯定是在給中山裝發暗語。

示意高誌全,繼續出千。

果然,中山裝開始撿牌。

所謂的撿牌,就是在收牌時,把能看到的牌,進行編序。

而在洗牌的過程中,再確定給每個人,發什麼樣的牌。

但中山裝不知道的是,他撿牌時,能看到的牌。我基本也都看到了。

換句話說,他發出的這四手牌。

我同樣知道,都是什麼牌。

中山裝又開始假裝抽拉撲克時。

我掏出手機,隨意的發了個資訊,便對洪爺說道:

“陳總,現在九點多了,燕姐應該回來了。你要不給她打個電話?”

我這話,也是我和洪爺之間的暗語。

是在告訴他,切牌時用燕回巢的手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