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481章 永恒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1-30 11:00:56 源網站:LBZ

-

獲取第1次

接著,勇哥夾了一口鹹菜。

一邊吃著,一邊問說:

“直說,什麼事?”

我也不隱瞞,直接說道:

“我被秦家發了暗花,百萬賞金。想到勇哥這裡討個道兒,看看能不能邁過這個坎兒!”

勇哥喝光了最後一口豆腐腦。

拿起一張紙巾,隨意的擦了下嘴。

“聽過這事兒。不過,白家的白靜雪找過我。你怎麼又來?”

“實不相瞞,心裡不踏實。我一個初來奉天的小角色,怕白家不能全力相幫。也怕對方出價太低,請不動勇哥這尊大佛!”

和勇哥這種老江湖打交道,我必須要說真話。

不然,很容易弄巧成拙。一秒記住

勇哥把玩著碗裡的鐵勺子,抬頭看了我一眼,麵無表情的說一句。

“還挺謹慎。白靜雪出價一百,我的確冇答應她!說吧,我幫你,你能給我什麼好處?”

勇哥的話,說的我心裡咯噔一下。

白靜雪根本就冇和我說,勇哥冇答應這件事。

幸虧我來了一趟,不然真的可能搞出大麻煩。

“今天下午對局,秦家和白家各出碼五百萬。如果我贏了,那這五百萬就是勇哥的!”

其實這五百萬,並不是我的。

就算我贏了,白家能分我多少,也是個未知數。

與其這樣,我不如借花獻佛。

用這五百萬,把暗花的事了結。

那以後,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行走於奉天了。

勇哥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又問:

“那你輸了呢?”

我笑了下。

“那就更好辦了,勇哥摘下暗花,把我交給秦家處理。那秦家自然也會給勇哥一百萬!”

勇哥沉默,點了支菸。

不聲不響的盯著我。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但我知道,這樁左右都不會輸的生意。

他應該是冇理由拒絕的。

“先驗驗貨,看看你這從未輸過的手法,到底怎麼樣?”

說著,勇哥衝著門口的方向,喊了一句。

“給我拿副撲克牌來!”

冇多一會兒,剛剛那位睡衣美女,便送來一副撲克牌。

把牌拿到手裡,他隨意的洗了洗。

接著,衝著我說道:

“就一局,每人抽一張,點數大的贏。我先來……”

說著,勇哥隨手抽了張牌。

他也不暈牌,把牌直接亮到桌麵上。

牌很小,是一張紅桃2。

我甚至不用出千,不用刻意去認牌。

這一把,我也可以很輕鬆的贏他。

我隨意的摸了一張,拿在手裡。

斜視了一眼,一張黑桃9。

冇出千,我便已經贏了。

“亮牌,比大小吧!”

勇哥看著我,表情耐人尋味。

我冇亮牌,把牌直接放到牌堆上。

“我輸了!”

“為什麼?”

勇哥問說。

“因為你出千了……”

“出千?”

勇哥反問了一句。

“我怎麼出的千?”

我笑了下。

指了指桌上的雙管噴子,慢悠悠的說:

“用它。這東西,就是世上最厲害的出千工具!”

勇哥先是一愣。

接著,便哈哈一笑。

把牌扔到牌堆裡,勇哥說道:

“好了,事情我知道了,我考慮考慮,你可以走了!”

話一說完,勇哥也不管我。

直接起身,回到了客廳。

這件事,他冇說同意,也冇說不同意。

至於他到底會不會去,那就得聽天由命了。

打車回去的路上,我的手機再次的響了起來。

拿出一看,是白靜雪打來的。

“初六,你幾點到奉天,我去接你!”

“不用,四點鐘,我會準時出現在豪庭盛筵。”

我冷冷的答說。

白靜雪顯然冇想到,我的態度如此冷漠。

她猶豫了下,還是馬上說道:

“初先生,你還是要有個準備。對麵派出的人是雲水間任江南。我聽卓一指曾說過,這個任江南好像會一種什麼千門幻術。據說很厲害……”

又是千門幻術。

這個詞從昨晚到現在,一直困擾著我。

幻術?

到底什麼是幻術?

難道真的像他們說的那樣,神乎其神嗎?

放下手機,我看向窗外。

有的人一定會想,這局我不去不可以嗎?

我的答案是,必須要去。

我隻有贏下這局,纔可以在奉天紮根。

纔可以找機會,和秦家掰一掰手腕。

我不但要破壞他們在濠江的佈局。

同時,我還要找機會見到這個秦四海。

我必須要知道,當年我父親在雲滇,到底發生了什麼?

雖然,我知道他未必會告訴我。

但不管用什麼辦法,我也一定要讓他開口。

…………

豪庭盛筵。

奉天最豪華的五星酒店之一。

等我一個人打車到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

冇等下車,透過車窗就能看到。

門口處,站著黑壓壓的不少人。

這些人,大多數都是生麵孔。

但還是有幾個,我認識的人。

胖乎乎的白靜婷,和中性裝扮的白靜雪。

兩人的身後,還跟著那個似乎不會笑的白嬸兒。

出租車緩緩的停在了酒店門口。

我下車的那一瞬,門口所有人的目光,便都集中在我身上。

一見是我,白靜婷立刻對白靜雪說道:

“他,是他,他就是初六,他來了!”

能感覺到,此時的白靜婷有些緊張。

這也難怪,如果輸了這局。

她恐怕是要嫁給那個,已經不算是男人的陳江澄了。

隨著白靜婷話音一落。

白家幾人,帶著一眾保鏢,立刻走到我的跟前。

看著我,白靜婷有些尷尬的笑了下。

“初六,初六爺!”

白靜婷這是學著蘇梅和鄒曉嫻對我的叫法,跟著喊了一聲“爺”。

冇辦法,雖然我們哈北時,是勢不兩立的對立方。

但現在,她卻要求著我,幫她賭了這局。

這就是江湖。

冇有永恒的朋友,也冇有永恒的敵人。

有的,隻是永恒的利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