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51章 冤家路窄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1-26 02:41:37 源網站:LBZ

-

獲取第1次

冤家路窄。

我怎麼也冇想到。

這個曾經對我像對野狗一樣的親戚,居然會讓我在這裡遇到他。

他就是我的表哥,李大彪。

當年,他和他的爸爸,也就是我的姑父。

對我拳打腳踢,棍棒相加。

那些暗無天日的折磨。

我時時刻刻都不會忘。

對於他們父子倆。

我隻有憎惡,痛恨!

我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m.

看著他,我問說:

“我姑姑還好嗎?”

對於姑姑,我還是感激的。

李大彪一邊洗著撲克,一邊吊兒郎當的說道:

“放心,死不了。有我這麼一個孝順的兒子在,她能不好嗎?”

說著,看了我一眼,又問說:

“你現在乾嘛呢?”

“在洗浴做服務生……”

一聽我是服務生。

滿桌的賭客,都對我投來輕視的目光。

“你一個服務生,不好好上班,跑這兒來乾嘛?”

李大彪依舊是那種蔑視到極點的口氣。

我沉默,並冇回答。

能感覺到,李大彪混的好像不錯。

穿著一身小名牌。

手腕上,帶著一塊勞力士的綠水鬼。

身邊還帶著個姑娘。

談不上多漂亮,但也能說得過去。

“他誰啊?”

李大彪旁邊的姑娘問了一句。

“我表弟,八百年都看不見他了,我以為早死了呢。不過我給你講,這小子纔有意思呢。小時候在我家,我冇少揍他。一打他,就像個死狗一樣。趴在地上,一聲不吭。這小子彆的能耐冇有,就他媽的一點牛逼,抗揍,哈哈哈!”

說著,李大彪又是哈哈大笑。

牌局上的人,也跟著一陣鬨笑。

李大彪似乎很喜歡這種感覺。

他洋洋得意的繼續說著。

“我給你們講,他們家的事,那才叫有好玩。他爸,好像是個小老千,一年年也不在家。後來不知道怎麼搞的,讓人把胳膊和腿全都砍了。送回來時,全身裹著白布,那白布都被血染的通紅,就像一個紅色大肉球。哎呦呦,你們是冇看到,那個慘哦……”

李大彪誇張的動作和語氣。

惹的旁邊的人,又是一陣低笑。

他們都不約而同的看著我。

一個個眼神複雜。

有好奇,有嘲弄,有譏諷。

而我全身冰涼。

雙手,更是不由自主的顫抖著。

一股滔天的恨意,在我周身瀰漫。

我想報複。

想現在就衝上去,弄死這個王八蛋。

但我不能。

我不停的勸自己冷靜下來。

心裡不停的默唸六爺告訴我的那句話。

“每逢大事有靜氣……”

我是老千。

不是街頭混混,古惑仔。

我會報複。

但不是簡單的打打殺殺。

我要用老千的方式。

讓他一點點走進深淵。

直到,萬劫不複。

老黑雖然離我較遠,但也看出這麵情況不對。

他便和兩個放高利的大耳窟,走了過來。

我立刻給他使了個眼色,讓他彆動。

而我,故意做出一副呆頭呆腦的樣子。

站在李大彪這桌旁,看著熱鬨。

李大彪可能覺得刺激我,也冇什麼意思了。

他乾脆也不搭理我,專心玩牌。

他們玩的,叫對縫。

這是哈北以及關外一帶的叫法。

在之江、南粵以及香江一帶,叫射龍門。

還有些地區,叫端火鍋。

玩法很簡單。

每人都需要下底,然後發兩張牌。

以a和6為例。

如果第三張牌發的是a、6中間的牌。

也就是2345,算贏。

除了中間以外的,都算輸。

如果第三張是a或者6,叫中柱。

要輸雙倍。

如果抓到相鄰兩張冇縫兒的牌,或者對子。

則下多少輸多少,不發牌。

至於贏多少,取決於你下注多少。

比如,底池裡有一千。

你下了五百,贏了就拿走五百。

輸了,五百就算底池裡的。

我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兒。

就發現了有些不對勁。

桌上的牌,被下焊了。

下焊,也叫落焊。

是指在撲克牌上做記號。

下焊的方式有很多種。

可以用指甲,戒指之類的。

在牌上做細微的記號。

如果你打牌,遇到指甲鋒利的。

這個時候,你一定要注意。

也有一些更隱蔽的。

比如用頭上擦著的髮蠟,或者鼻子旁邊的油,塗在撲克的背麵。

隻是這種方式,必須要坐在反光處,才能看得清楚。

而桌上的牌,下焊的技術。

要比上麵說的方式,更高明一些。

這牌的記號,是在側麵。

很多人玩牌,不會注意牌的側麵。

認為根本看不到。

但實際把牌略一傾斜,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又看了一會兒。

我可以確定。

下焊的人,就是李大彪。

冇想到這麼多年不見。

他竟學會了這種小手法。

我本來想的是,找機會上局。

殺他個片甲不留。

但現在,我決定改變策略。

我要給李大彪下個底鉤。

慢慢的玩死他。

釣魚的人都知道。

隻要咬了底鉤。

那一定就是大魚。

我給老黑使了個眼色,我們兩人直接下了樓。

點了支菸,老黑就問我說:

“剛剛那人是誰啊?”

“我表哥!不過你不用管那麼多,一會兒你有個任務!”

“你說……”

“輸錢!”

老黑憨憨一笑。

“這個我擅長!”

接著,我便把我的計劃。

原原本本的講了出來。

再回到場子裡,老黑似乎更加驕橫。

而我,像個小跟班一樣,跟在他的身後。

我倆現在的身份。

他是有錢的大哥。

而我,則是他的跟班司機。

雖然場子裡不少人認識老黑。

但畢竟不瞭解,老黑現在做什麼。

忽然發達,也說得過去。

見我又一次的轉了回來。

李大彪便看了我一眼,諷刺道:

“我說初六,你這來回溜溜達達的也不玩。咋的,冇錢啊?”

我依舊裝作一副呆頭呆腦的樣子。

衝著李大彪,點了點頭。

“他冇錢,我還冇錢嗎?你們玩的啥,算我一個……”

老黑忽然開口。

李大彪一愣,他冇想到我和老黑竟然認識。

一聽老黑說話,他就在暗暗猜測我倆的關係。

而老黑掏了支菸,我立刻上前,給他點著。

同時,小心翼翼的說:

“黑哥,他是我表哥。他們玩的好像是對縫……”

“哦?對縫,這玩意咋玩?太小可就冇意思了……”

老黑的演技不錯。

把一個喜歡裝x的棒槌,演的栩栩如生。

李大彪眼睛一亮。

棒槌是所有賭徒,最喜歡的獵物。

“哥們,來坐這裡,我給你講講規則,非常簡單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