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52章 切莫賭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1-30 11:00:56 源網站:LBZ

-

獲取第1次

老黑一坐下。

便掏出一萬塊錢,放到了桌上。

我給小朵拿了三十萬後。

我和老黑,一共就剩下一萬多塊錢。

瞭解規則後,老黑就開始上場了。

他下注很猛。

第一把,他兩張牌是3和8。

隻有發出4、5、6、7,他才能贏。

底池了一共八百塊。

他竟直接兜了底池。

冇想到,莊家居然給他發出一張7,他竟然贏了。m.

李大彪立刻在一旁,吹捧著。

說的話,無外乎老黑點子好。

今天一定能贏大錢之類的。

不過這種好運,不可能常有。

接下來,老黑輸多贏少。

冇一會兒,就輸了六七千。

但老黑裝作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一邊把玩著車鑰匙。

一邊無所謂的玩著牌。

賭場本來就許多人都認識老黑。

一個個和他打招呼時,也都是一口一個黑哥的叫著。

這更讓李大彪覺得。

老黑肯定有實力。

隻是玩牌,還是個棒槌。

李大彪開始故意和老黑套近乎,他不時的給老黑敬菸,閒聊。

這一把,牌局上的人,運氣似乎都一般。

底池裡,很快就有了三千多塊錢。

輪到老黑。

就見他把袖子一擼,豪邁說道:

“媽的,這牌玩的不刺激。這把隻要有縫,老子就兜了!”

發的兩張牌,分彆是7和10。

有縫!

但縫,隻有8和9。

按說這種牌,最多值底注100塊。

但老黑依舊全兜了。

三千!

這種棒槌式的打法,惹的周圍人都過來看熱鬨。

莊家發牌。

老黑開始暈牌。

嘴裡還唸唸有詞。

“來個8,來個9,老子和你做朋友!”

暈了半天。

老黑也不開牌。

忽然,他看向李大彪,笑嗬嗬的問說:

“你猜,我這張是啥?”

這牌已經被李大彪下了焊。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是什麼呢?

但他故作糊塗,吹捧老黑說:

“黑哥手氣無敵,這張不是8,就是9!穩贏!”

老黑哈哈大笑。

“穩贏個雞毛,是個6!”

說著,老黑把牌一扔。

擺出一副豪邁的姿態道:

“太冇意思了,不玩了。一點不刺激。還不如喝酒玩女人呢……”

旁邊有看熱鬨認識老黑的,和他開著玩笑。

“黑哥這是發財了,開著桑塔納,一把輸三千多,都嫌不刺激啊……”

老黑眼睛一瞪,反駁道:

“咋的?老子就不能發財啊?”

“能!能!黑哥必鬚髮財!”

給所有人的感覺。

老黑不玩,不是因為輸錢。

而是嫌牌局太小。

李大彪已經贏了一萬多。

見老黑要走,他便立刻說道:

“黑哥要是嫌小,咱們提局,大點乾吧?”

老黑依舊擺手。

“不玩,磨磨唧唧的冇意思。老子喝酒去了……”

說著,把車鑰匙扔給我。

“去開車!”

我心裡暗笑。

不是不想提局。

是我倆身上,幾乎冇錢了。

見老黑執意要走,李大彪跟著起身,說道:

“黑哥,今天第一天認識,感覺和你挺投緣的。我也不玩了,請黑哥喝酒,怎麼樣?”

我心裡冷笑。

魚已經碰到底鉤了。

但還冇開始咬。

老黑大手一揮,說了兩個字。

“走,喝!”

李大彪帶著身邊的姑娘。

我們四人,直接下了樓。

剛到樓下,就聽門口處,有人哼哼呀呀的唱著。

“切莫賭!切莫賭!賭博危害猛於虎。猛虎有時不亂傷,賭博無不輸精光……”

轉身一看。

就見老吳頭兒拿著茶壺,正坐在門旁的石凳上。

一見老吳頭兒,老黑嘿嘿一笑,故意逗他:

“老吳頭兒,你剛剛不還說要贏到一萬嗎?怎麼這麼一會兒,就切莫賭了?”

老吳頭兒翻了個白眼,嘟嘟囔囔的說:

“不輸光,我怎麼能知道這賭博的危害,怎麼能勸你們彆賭呢?你贏了?”

老黑搖頭。

“輸!”

老吳頭一撇嘴。

“切,完蛋東西!還想在你這兒吃點喜錢呢,原來也是個輸光的棒槌……”

老黑哈哈一笑,掏出二百塊錢。

“輸了也不耽誤你吃喜啊,來!”

“二百太少,再加點兒!”

“嫌少?那二百都冇了……”

說著,老黑就要把錢拿回來。

“彆!彆!彆!”

老吳頭兒立刻上前,一把奪了過去。

拿著二百塊,他轉身就鑽進棋牌室。

切莫賭!

繼續賭!

老黑是故意當著李大彪的麵,給老吳頭兒賞錢。

如果說,此時的李大彪,還有些懷疑老黑的實力。

可當他坐進嶄新的桑塔納2000時。

他已經完全確信。

老黑是個棒槌。

並且,是個不差錢的棒槌。

李大彪請的是燒烤。

酒桌上,他不停的和老黑套著近乎。

並且,一再的把話題,往玩牌上引。

老黑翻來覆去,也就一個意思。

愛賭,想玩兒。

但是牌局太小,提不起興趣。

兩人決定。

明天提局,加大注。

並且,約好時間。

明晚八點,繼續棋牌室。

有人可能會問。

我下底鉤,故意讓老黑輸錢。

如果李大彪贏了錢,不找老黑。

或者,贏錢就跑怎麼辦?

這種可能性有冇有?

有!

但微乎其微。

任何一個老千,都想找的棒槌。

尤其是有錢的棒槌。

一旦找到。

不榨到自己心裡滿意,絕對不會放手。

就像之前,陳曉雪帶我去的局。

如果不被殷武攪和。

那個局,我一定會玩很久。

這種事無關其他,而是人性中的貪婪。

第二天一到洗浴。

我把手頭的工作做完,便給陳曉雪發了簡訊。

讓她到備品室找我。

陳曉雪風騷依舊。

穿著吊帶短裙。

胸前耀眼的白花花一片。

就這樣肆無忌憚的露在外麵。

一進門。

陳曉雪就上前挽住我的胳膊。

胸前的洶湧,更是死死的貼在我的胳膊上。

“初六,我都想你了,你是不是也不想我……”

說著。

陳曉雪故意嘟著嘴,擺出一副撒嬌的模樣。

我看了摟著我胳膊的手,淡淡道:

“鬆開!”

“不鬆嘛……”

陳曉雪說著,還故意晃盪兩下。

“錢,你還想不想賺了?”

一聽我提錢。

陳曉雪眼睛一亮,立刻鬆開了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