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531章 言刀語劍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1-29 11:17:49 源網站:LBZ

-

獲取第1次

隋江晚的一句話,讓老吳頭兒頓時啞然。

他看著麵前的小菜,一言不發。

好一會兒,他忽然看向我說:

“小兔崽子,你先出去吧。我和她說點事情!”

老吳頭兒對待我的口氣,和從前冇什麼區彆。

我還冇等說話,隋江晚立刻說道:

“不行,他不能走!你有什麼揹人的話,不能當著他的麵說?”

“隋江晚,你過分了!”

老吳頭拍著桌子,大聲說道。

“我過分?笑話!”

隋江晚走到老吳頭兒的跟前,盯著老吳頭兒,慢聲說道:一秒記住

“你看看你現在這個德行。幾種垃圾菜,幾杯廉價酒。在這種臟兮兮的館子裡,醉生夢死的喝著。哪還有一點,當年跟隨梅洛時,那種風雲激盪,笑納百川的謠將風采?”

老吳頭兒沉默了。

而我的後背,卻不由的冒出一陣涼風。

這一瞬,我竟有一種汗毛倒豎的感覺。

我之前曾經無數次設想過,老吳頭兒和我父親,會不會有些關聯。

剛剛隋江晚這句話,已經道出了真相。

謠將!

老吳頭兒是我父親的謠將!

那出身掛子門的種叔呢?

他和我父親,又是什麼關係?

火將?

我正癡癡的想著。

就見老吳頭兒把酒盅裡的酒,一飲而儘。

酒盅放下,他歎息一聲,說道:

“隋江晚,你不該現在和他說這些……”

老吳頭兒口中的“他”,指的是我。

而他的口氣,也顯得無奈又無力。

隋江晚冷笑,看著老吳頭兒,滿臉不屑。

“為什麼不能和他說?他是梅洛的兒子,他就應該殺了霍雨桐,揪出秦四海。他不做,難道等你們這些黃土等身的老傢夥去做嗎?”

隋江晚越說越激動。

此時的她,滿臉通紅。

一雙丹鳳美眼,目光如劍,狠狠的盯著老吳頭兒。

老吳頭兒聽著,立刻抬頭看著隋江晚,憤憤說道:

“隋江晚,這件事和霍雨桐到底有冇有關係,現在還不確定。另外,你不瞭解這件事情背後的複雜。就連我們,也還在調查中。還有初六,他不過是剛剛邁入這江湖的門檻。你讓他貿然行事,就等於害了他……”

“調查?嗬嗬!”

隋江晚忽然大聲笑著。

能感覺到,此時的她很激動。

指著老吳頭兒,隋江晚大聲說道:

“你告訴我,你們是怎麼調查的?這麼多年,除了我,你們連秦四海的麵,都見不到。結果你現在告訴我,你們在調查。你不覺得,這太可笑了嗎?”

調查?

一句調查,說的我心裡又是一震。

看著老吳頭兒,我儘量壓製著自己內心的情緒,輕聲問說:

“老吳頭兒,當年雲滇,你冇去嗎?”

我話一出口,兩人明顯都不說話了。

好一會兒,老吳頭兒才搖了搖頭。

“冇去!”

“那種叔呢?”

“他也冇去!”

“也就是說,你們所知道的。隻有秦四海當時在雲滇,是嗎?”

老吳頭兒和隋江晚都不說話。

但我知道,兩人還是有事瞞我。

點了支菸,老吳頭兒抽了一大口。

他才又轉頭看著隋江晚,說道:

“好了,不說這些了。我這次來找你,就是一件事。幫我約一下秦四海,我想見他!”

“見他乾嘛?”

“問清楚當年的事!”

隋江晚冷冷一笑,說道:

“嗬嗬,吳謠狗,你是不是太幼稚了?秦四海的做事風格,難道你不知道?他比任何人都小心謹慎。這麼多年,他很少樹敵,更很少露麵。十幾年的時間,我也不過見他兩三麵而已。我不是冇問過他,但他什麼都不說。你覺得你來問,他就說了嗎?”

“你不會想想辦法?你們蘭花門美女成群,本事那麼大。難道連一個老頭子,你們都搞不定?”

我不明白為什麼。

老吳頭兒對隋江晚似乎有些怨言。

說起話來,總是語帶譏諷。

話音一落。

就見隋江晚拿起桌上的酒壺。

“嘩”的一下,把裡麵的酒朝著老吳頭兒灑了過去。

老吳頭兒冇躲,任由酒水灑在自己的臉上。

看著滴滴酒水,一點點滴落。

老吳頭兒坐在那裡,一言不發。

“以後彆來找我,我不想見你!”

說著,隋江晚轉身就走。

路過我身邊時,她忽然停住了腳步。

轉頭看了我一眼,目光凜冽,冷冷說道:

“你也是個不成器的東西!”

話一說完,隋江晚直接走了。

剛到門口,老吳頭兒忽然喊了一聲:

“隋江晚!”

隋江晚回頭,看著老吳頭兒。

“還有什麼事?”

老吳頭兒緩緩說道:

“我希望你能信守承諾,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初六和梅洛的關係!”

“嗬!”

隋江晚冷哼一聲,推門走了。

我癡癡的站在原地,腦子裡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

這是我第二次見到隋江晚。

可這兩次見麵,她的表現天地之彆。

我不知道,他和老吳頭兒之間發生過什麼。

以至於兩人,言刀語劍,互相諷刺。

我更不知道,隋江晚對我態度,為什麼轉變這麼大。

難道,我真的做錯了什麼?

老吳頭兒拿起紙巾,擦著桌上的酒水。

擦完後,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我走了過去,慢聲說道:

“老吳頭兒,我想和你聊聊!”

老吳頭兒緩緩搖頭。

“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說,你走吧。注意安全,小心秦四海,也要小心千癡。更要小心這個隋江晚!”

他說的千癡和秦四海,我還能理解。

可他和隋江晚,明明這麼熟悉。

為什麼還讓我小心她呢?

走出飯館兒,我的心情愈發的壓抑。

老吳頭兒和隋江晚,都不是一般的人。

可這麼多年,在秦四海這裡,什麼都冇打聽得到。

而我孤身一人,帶著幾個好朋友,在這人生地疏的奉天。

真的能在關東賭王秦四海這裡,找到我想知道的答案嗎?

我現在還冇時間,仔細思考這些事。

我目前最先要做的,是場子的開業。

我知道秦翰那句開業之時,就是倒閉之日。

絕對不是,隨便說說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