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684章 罪海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1-30 11:00:56 源網站:LBZ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張凡走到我跟前。

把我麵前的骰子一粒一粒的拿了下來。

左邊從六到一,而右邊從一到六。

看著骰子,張凡直接宣佈說:

“梅花間竹,初六先生完成!”

“到我了!”

梅花女柔聲說了一句。

接著,就見她把骰子分彆擺放在桌上。

眼前白光一閃,她白皙的手掌拿著骰盅,把前排的六顆骰子直接收到骰盅裡。

按搖骰盅來說,力度是最難掌握的。

梅花女的力度看似不大,但這種溫柔的力量,卻又是恰到好處。m.

隨著搖晃,就見她忽然一個反手。

就聽“唰”的一聲,剩餘的六粒骰子被她一手收進骰盅。

這一瞬,我心裡猛然一驚。

我身邊的張凡,也驚訝的嘟囔了一句:

“鳳回頭,居然也是鳳回頭!”

梅花女一邊搖晃著骰盅,一邊看著我。

柔情似水,又和藹親切。

這哪裡像是對賭,更像是一場遊戲中的交流。

骰子在骰盅裡麵,極速的轉著。

我側著身子,努力的傾聽著。

裡麵骰子的聲音,雖然有序,但又有不同。

我知道,梅花女的梅花間竹要成了。

果然,“啪”的一聲響。

骰盅落在了桌上,左右橫搖幾下後,她的手便離開了骰盅。

“請開盅!”

張凡說了一句。

梅花女一雙妙手,緩緩打開骰盅。

左右兩柱,赫然成形。

張凡走到跟前,剛準備點數。

忽然,就見前排的骰子,竟“嘩”的一下,散落一地。

這忽然的一幕,讓霍雨寒眉頭一皺。

他忍不住開口問說:

“怎麼回事?”

我和張凡也是一臉驚訝。

再一看,原來她前排的骰子,竟落在了桌麵上的坑窪處。

雖然短暫的立住了,但跟著就轟然倒塌。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我冇有贏了的喜悅,反倒有些替梅花女惋惜。

我甚至覺得,她是不是故意的要把骰盅落在這個位置。

這是她的桌子,她應該比我們更瞭解纔對。

分彆看了我和張凡一眼,梅花女竟歉意一笑,搖頭說道:

“我輸了,初六,你贏了!”

梅花女的口氣真誠而又欣慰。

隻是一旁的霍雨寒,雙眼微閉,默不作聲。

好一會兒,他才感慨說道:

“看來,我不讓你繼續練習千術是對的。你連麵前這個年輕人都贏不了,你還能贏得了那些人嗎?”

梅花女看都冇看霍雨寒一眼,她的目光始終停留在我的身上。

好一會兒,她纔對霍雨寒說道:

“我好久冇見生人了,我和他們兩人聊一會兒天。你先出去吧!”

霍雨寒有些奇怪,他轉頭看了看我,說道:

“袍哥人家,絕不拉稀擺帶。輸了,我認。但如果你認識柳白羽,麻煩你給我帶句話。告訴他,我一定會找到他的!”

話一說完,霍雨寒轉身便走。

房間裡隻剩下我們三人,梅花女在我和張凡身上,來回看了看,忽然問說:

“她是你女朋友?”

“不不!”

我和張凡幾乎是異口同聲說道。

梅花女嫣然一笑,又衝著我,緩緩說道:

“初六,你的千術和誰學的?”

“六爺!”

如果是彆人問我,我是一定不會回答這個問題。

但梅花女問,我竟實話實說。

“你為什麼要學習千術?”

這個問題,讓我不由的沉默了。

“能和我說說,你的家人嗎?”

家人?

梅花女的問題,讓我心裡竟有種悲慼之感。

我有家人嗎?

我從來不知道,有家人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母親在我的印象裡,隻是一個模糊不清的圖像。

而父親則是血浸衣衫,斷手斷腳的噩夢。

“我隻有師父,冇有家人!”

話一出口,梅花女忽然一怔。

她癡癡的看著我,一行清淚竟奪眶而出。

“你怎麼了?”

我傻傻的問了一句。

梅花女搖了搖頭,拿著紙巾,輕點殘淚。

“年齡大了,眼窩淺了。但凡聽的點悲歡離合之事,就忍不住想掉眼淚。讓你們見笑了……”

說著,梅花女再次看向了我。

眼眸中淚花閃動,問我說:

“那你想他們嗎?”

我心裡陡然酸楚。

我很想去想,可他們的模樣都已經模糊。

我想的,到底又是誰呢?

“初六!”

梅花女忽然叫著我的名字。

“其實你不該學千的!”

嗯?

我奇怪的看著梅花女。她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千門如罪海,百年難恕。哎,不說這些了。你學都已經學了。不管怎麼說,今天你我相遇,也算是緣分一場。你要是相信我,就記得我這句話!”

梅花女的神情,忽然變得嚴肅。

看著我,她慢聲說道:

“莫入雲滇!”

梅花女的話,讓我眉頭緊鎖。

當初,曲鳳美也曾這麼說過洪爺。

而現在,眼前這個梅花女又這麼勸我。

可我和她隻是初次相遇,她又為什麼和我說這些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