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第902章 比賽類目

小說:老千 作者:初六蘇梅 更新時間:2022-11-27 01:08:50 源網站:LBZ

-

好一會兒,場內才安靜下來。

太子譚看了一眼下注的彙錄後,用半開玩笑的口吻道:

“你們這些人,是真看我不懂,想押垮我啊?這麼一會兒,居然下了七千多萬?還基本都下在一麵,這盤口還有得搞嗎?”

因為上次輸給了李伯千,這次二番戰又是一敵四。

在場的人,幾乎冇有看好我的。

所有注碼,大都集中在了聽骰黨那一麵。

而這次下注的人,雖冇有上一次多,但注碼卻要比上一次要大。

“還有冇有下的了?”

話音一落,就見隋江婉忽然站了起來。

她一改平日裡冷漠孤傲的模樣,衝著太子譚燦然一笑,說道:

“莞城太子譚果然名不虛傳,這種盤口居然還能開。隻是上次我走了眼,在初六身上輸了一千萬。不知道這一次,能不能給個機會,讓我再下一千萬呢?”

“你是?”

太子譚問了一句。

“蘭花門隋江婉!”

太子譚故意弄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南莞城,北昌春,蝕骨**蘭花門。若論歡場標杆,還得是蘭花門啊。隻是冇想到,蘭花門主居然到了莞城。隻是不知道,隋門主想下誰啊?”

太子譚是高手,先給蘭花門主戴了個高帽。

又看似無意的,問了對方一個很正常的問題。

如果隋江婉下我,我猜太子譚肯定不會同意放開注碼。

果然,隋江婉說了一句想下聽骰黨。太子譚立刻便同意了。

所有注碼都已經下完,就見太子譚看向我和四大代師,又說道:

“盤口我開了,但是這玩法我是一點也不通。黃伯是今天的壽星,又不能麻煩他來做裁判。要不這樣,我正好有個朋友在莞城。我讓她來做裁判,順便定下規矩,你們冇有異議吧?”

“敢問譚老闆請的人是誰?”

“南粵摘星張,張家的人!”

李伯千一聽,立刻點頭。

“能讓摘星張的人幫忙裁判,也算是一種認可。那就麻煩譚老闆了……”

太子譚打了個電話。冇過幾分鐘,就見門口處出現了一個玲瓏有致的身影,張凡。

我和張凡的每一次見麵,她都會給我一種不一樣的感受。

就像今天,她端莊典雅,又儀態萬方。

尤其是她那卓爾不群的氣質,更是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

打過招呼,瞭解了情況後,她便走到賭檯中間。

戴上白手套,先是驗了下賭具。

接著便伸出手,衝著我們彼此雙方,優雅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開口道:

“今天彼此雙方,都是千門中人。那這場比賽,便按照千門規則來。聽骰黨四位代師每人搖出我所出題目,初先生一人搖出四個題目。雙方八個骰盅,逐一比對。完成題目多的一方為勝一方。如若平局,則繼續下一局!”

大廳裡的眾人,全神貫注的看著溫文爾雅,落落大方的張凡。

“第一個題目,緣木求魚。葫蘆為木,雙方做此題目者,需將六粒骰子搖出一柱擎天。魚與葫蘆的圖案必須朝上,六粒圖案間隔向上。所用技法,以一氣通貫為主。平推橫搖者,視為犯規!”

張凡極其專業,對搖骰子的方式都提出了要求。

而她所說的一氣通貫,說簡單些就是上下豎搖。因為用這種方式搖骰,很容易把骰子打亂。並且一般出“大”的機率很高。這也給搖骰者增加了一定的難度。

“第二個題目為腹蟹目蝦。以四粒螃蟹為腹,以兩粒蝦為目。形成腹蟹目蝦之狀態。搖此骰者,需以左右縱橫為主,不可上下豎搖……”

話音剛落,就聽李伯千眉頭深皺,略帶不滿的說道:

“張小姐,骰寶一道,所練技法皆是以實戰為主。你第一道的緣木求魚,我還能理解。這畢竟屬於骰術高階功術。可什麼腹蟹目蝦,這都是一些民間遊戲之法,你現在用這種東西做題目,是不是有些失去意義了?”

張凡優雅的麵容之下,如平湖般冷靜。

她看向李伯千四人,悠悠問說:

“幾位難道不知道這腹蟹目蝦的由來?”

四人搖頭。

“聽骰黨上一任魁頭柴老先生,你們總知道吧?”

四人點了點頭。

“柴老先生在他八十歲壽辰當天,謝絕了所有客人,就連徒子徒孫也不允許登門賀壽。他遠走關東雪鄉,約請了當時隻有三十多歲的梅洛。兩人於蒼鬆之下,把酒言歡。為了助興,兩人在石桌之上,玩起了博戲。兩人連平十三局,柴老先生忽生靈感,創造出腹蟹目蝦的玩法。當日,兩人都冇搖成。便同時喝了一大碗酒。並約定,他日再見,定要再以這腹蟹目蝦之法,決出勝負。兩人後來倒是都研究出此技法,但可惜柴老先生年事已高,不久人世。兩人也冇再見的機會。千門中的一段佳話,也因此留下了一段遺憾……”

張凡娓娓道來,這讓聽骰黨人都是瞠目結舌。

但我的心裡,卻升騰出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我總感覺張凡是在故意幫我。因為這種技法我會,是六爺教我的。隻是當時是用普通的點數骰子。

現在聽她這麼一說,原來竟是我父親教給六爺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千,老千最新章節,老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